【自由講】義工

什麼是義工?

對我而言,他/她是全心貢獻社會的人,是至高無上的。

這幾天「港版國安法」的簽名行動,已預知會惹起暴徒的衝擊,而且黃營亦宣傳會在各區發起恐怖襲擊。什麼人還敢站出來「護」法呢?

但是,義工們都不辭勞苦由家中出發,搭車到不同地方宣傳「港版國安法」立法。有的從屯門去東涌,或從大埔去深水埗,更有些從大嶼山跑到鑽石山,甚至有些一日內從新界西跑至九龍再往離島。


自掏腰包搭車  小市民做義工救港 

義工們既正義又勇敢,個個聞風而至,更有些問我:「哪裡需要人?哪裡較高危?我就去哪裡。」他們很多都是家有老少,收入受香港黑暴及疫情影響的小市民,有些已經失業,又或已被減薪。

周末誰不想休息一下,陪伴家人,做自己喜歡的事呢?還要花半天甚至一天的時間,長途跋涉去做義工? 收入不多的他們亦要付長途車費到負責的街站。他們沒有酬勞,沒有政治任務,只有純良愛香港的心!

「救港義工」在2019的黑暴高峰期出現,他們冒著被暴徒襲擊的危險負起不同的工作,有些清理連儂牆、有些清理路障、 有些送物資到警署為警員打氣、亦有些參與反暴力集會和擺街站。 

從支持《基本法》23條立法、選民登記、到現在支持國家安全法,義工已持續擺街站幾個月了,他們的熱情會否隨時間而降低?這點我有些擔心。

義工們沒有酬勞,沒有政治任務,只有純良愛香港的心!圖為昨天宣傳「港版國安法」的義工,謝謝他們為香港的付出。

義工人數大減  香港人站出來! 

事實上,義工的參與程度隨著年初疫情的來臨冷卻了下來。昨天暴徒垂死激烈反擊,義工又再挺身而出,但數量已經大大減少。是否因為黑暴已成常態,習以為常?還是認為有阿爺出手有救,天已黎明?

留下來「誓死相隨」的義工很多都是家庭負擔較重的,他們沒有計較自資車費,花時間,冒風險去當義工,一顆熱心真的無價! 相對我見過一些明知是非黑白却怕表態的香港人。昨天在東涌街站,我碰見一對夫婦路經簽名處,太太想去簽名,却被丈夫拉回。我聽到他語帶埋怨地說:「都差不多立法了,還過去簽名做什麼?」他害怕被點相,難以在該區安全出入。

如果人人也如此自保,香港的正義何在? 由於「港版國安法」沒有包含煽動叛亂和叛亂等罪,即使立法,暴徒仍會當道,難道香港真的只靠三萬警察守護?他們不會疲倦或洩氣嗎?我們仍要爭取《基本法》23條立法。 

「香港人,站出來!」

由於「港版國安法」沒有包含煽動叛亂和叛亂等罪,即使立法,暴徒仍會當道,我們仍要爭取《基本法》23條立法。 圖為筆者(左二)與其他義工在鑽石山宣傳「港版國安法」立法。

少些手機圍爐   盼各界加強義工隊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想貪生多一點,也未必活得更精彩!我不能要求每個人都擁有「貢獻社會」的高尚品格,却希望大家認識這一點:愛這城市是需要「付出行動」的。少些手機圍爐投訴,多些付出你們的專長。

國安法只是止暴制亂的標靶藥,已病入高肓的城市,需要人人互救,挺身而出!我希望社會各界能夠加入我們的行列,從而更有系統地加強以及維繫義工隊,讓這場仗打下去!

我亦希望有關當局能夠幫助受黑暴影響的基層義工,他們真心愛港,但本身亦面對生計及家庭問題,需要支援。

作為其中一位義工組織者,我與義工們相處了幾個月,有很深刻的體會。我發現越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越沒有擔當。他們不願意付出,都抱著「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態度,我見過很多這樣的人。反觀,基層人士擁有很少,卻願意把僅有的奉獻出來。

最後,緊守崗位的義工們,我衷心向你們表示謝意,你們的熱誠,我永記心中!


湘莉

命運推來的使命,不想做冷眼旁觀者


義工錦囊 

我很在乎義工們的安危,必須提醒你們,香港會繼續亂多一段時間,千祈不要逞强與暴徒正面衝突。保護好自己,才是為社會減少負擔的正確做法。義工最高層次是:「正義、勇敢、安全、智慧 —— 四大要素,缺一不可!」祝義工每次出動都安全回家!

Comments are closed.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