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講】思考武漢疫情

關於廣州非典和武漢疫情的幾點思考:

1、如果這兩次疫情的病毒是來自於野生動物,那麼,為什麼常吃野生動物的農村地區沒有爆發過疫情?為什麼疫情總是爆發在廣州和武漢這樣的樞紐型城市而不是無關緊要的中小城市和縣城?那些把蝙蝠、蛇類等野生動物當作日常佳餚的落後國家和地區為什麼從來沒有爆發此類疫情?

2、如果說這種來自於野生動物的病毒源於自然界而不是人為製造,那麼,為什麼中國歷史上沒有出現過類似的致命的肺炎疫情?

3、為什麼總在呼吸領域這一最易於病毒傳播的領域不斷重複出現流行疫情?為什麼其它領域沒有出現類似的疫情?選擇人的呼吸系統製造病毒和疫情是否最有利於傳播並製造最大的殺傷力?

4、為什麼廣州和武漢的疫情只有黃種人受傳染並死亡,而其他人種卻安然無恙?廣州和武漢不缺外國人,香港和新加坡則外國人更多,這兩次來源不明的致命病毒只針對中國人種。這種病毒是否過度聰明,彷彿掌握了中國人的基因並帶有某些人類的智商?中國的血液製品領域,美元資本不僅可以投資,而是可以控股。這在美國、俄羅斯和歐洲國家是難以想像的。美國政府是否同意中資企業在美國本土設立血液製品公司呢?有關政府部門是否在決定中國人種族存亡的生物製品領域和農業領域放的太開了而急需反思、重建長城呢?

5、為什麼至今為止仍然沒有科學家找到非典病毒和武漢肺炎病毒的確鑿無疑的自然界來源?如果這類病毒不是來自於自然界的上帝之手,那麼,它們來自於誰的黑手?

6、為什麼2003年非典事件和2020年武漢疫情都是在中國即將匯率改革和金融大開放前夕、美元資本需要打壓中國資產價格然後大舉建倉的前夜,突然在中國核心樞紐型城市而不是邊緣城鎮爆發一場足夠引發資本市場恐慌的公共安全危機?我們能不能這樣假設:如果2003年不啟動人民幣單邊升值的匯率改革,或者2019年不准備大幅開放資本市場並放開外資設立金融機構,美元資本無需通過製造公共安全事件打壓中國資產價格,那麼,2003年和2020年是不是就有可能不會爆發廣州的非典和武漢的疫情?

也許,生物學家永遠找不到廣州非典與武漢病毒的源頭,但華爾街的金融大佬和不學無術卻狡詐善變的特朗普總統卻可以找到。滿嘴跑火車的推特總統曾說過:中國武漢疫情盡在掌握中。這倒是一句大實話。    

如果中國有關主導對外開放的部門不進行深刻反思,也許今後更大的疫情還將在中國最困難、美國最需要的時刻再次精準爆發。

余云輝

正月初一的隨想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