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反極權的歌手


被智利人民稱為「歌魂」的Violeta Parra在《感謝生活》 (“Gracias a la Vida”) 中的歌詞是這樣寫的 : 感謝生活,生活對我意重情深,她給了我一對明眸,當我睜開眼睛,世間的一切黑白分明,我看見了高空星光點綴的天幕。

這首歌所講述的是一個女人生活在獨裁政權的統治之下,那裡充滿了失蹤、殺戮和酷刑, 但她的音樂沒有悲哀地嚎叫“一無所有”,傳唱這首《感謝生活》的窮人只是感謝生命,他們一次次對生活低頭,但生命終究不會屈服。這首作品已經被譯成多種語言,在世界各地廣為流傳。


La Biografia de Violeta Parra
Violeta Parra是拉丁美洲的「新歌運動」的發起人之一,她用音樂和歌聲捍衛底層人民的尊嚴,批評智利社會的不公。相片:網上


新歌運動成抗爭武器

音樂一直是拉丁美洲的傳統之一,傳說中印地安民族擅長用音樂和歌聲向大地之神祈求苦難平息,因此他們擁有許多的樂器和民謠流傳下來。然而拉美被西班牙征服之後,有好幾個世紀之久,這些樂器被天主教會視作異教物而禁止使用及大量銷毀。歐美殖民者 (主要是西班牙、葡萄牙和美國) 幾百年來對拉丁美洲進行的殘酷侵略和剝削,做成美洲人民世世代代的苦難,亦因此創造了豐富多彩的文學藝術:有人用文字記載悲傷,有人則用歌聲鼓勵人們勇敢的活下去。

1960年代是拉丁美洲在政治上極度受壓迫的反差時期,社會左傾,造成「新歌運動」在智利的崛起,隨後在拉丁美洲各地擴散起來,共持續了30年,對拉美的政治發展起了巨大的影響。

Violeta Parra正是新歌運動的發起人之一。1917年出生於智利中部小城聖卡洛斯的Parra發起把歌聲反璞歸真,繼承印地安歌手的無名傳統和遊吟歌手的流浪精神,抒發人們的愛與恨、表達苦難和提出控訴。「新歌」是一種政治性很強的音樂,內容包括重要事件記錄,也反映現實生活,是一種出現在社會上的力量,成為人民的抗爭武器,唱出訴求。

Parra認為地主階層、教會和軍隊是造成智利窮人被剝奪的主因,因此她用音樂和歌聲捍衛底層人民的尊嚴,批評智利社會的不平等,呼籲教士與信徒更看重窮人,下鄉服務窮人,同時教導窮人從奴役的一生走出,勇於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分佈在各國的新歌運動的音樂家並不屬於一個組織,但都擁有共同的目標:改善拉丁美洲人民的困苦生活,和反對社會不公。

這種音樂抗爭不是沒有代價的,有些新歌運動音樂家因此獻上了熱血和生命。Parra的音樂也受到政權的打壓,但她從來沒有向權勢低過頭,更不願意為改善個人生活而在被她稱為「吸血鬼」的極權政府任職。永遠的農民裝束,以質樸嗓音唱出了底層人民渴求被尊重及公平對待的心聲。她這種與窮苦大眾一起的形象已經成了整個拉美底層人民的象徵。

P029 Violetta Parra - Poster by Ricardo Levins Morales Art Studio
Violeta Parra說:「我不是為了鼓掌才彈吉他。我要唱出真與假的區別,否則我不會唱歌。」


展開搜集民歌的遠征之路

在當時的社會,人民的知識貧乏,許多傳統習俗只能用口傳的方法一代一代的紀錄下來,沒有一個有系統的方式將這些珍貴的文化寶藏保留給後世。Violeta Parra擔心在獨裁統治下,加上智利工業發展受美國資本的控制,在強勢國家的文化和音樂影響下,傳統會漸漸流失,智利人民會把自己的民族文化遺忘,因此Violeta便踏上了「紀錄文化」之路。

1952年,Violeta Parra隨身只帶記事簿、鉛筆跟吉他,苦行僧般步行或騎驢,足跡幾乎踏遍整個智利,從高山到海濱、從草原到沙漠,靠賣唱或跟隨流動劇團演出維生。幾年間,她搜集及整理了3000多首民歌。

她不僅收集民謠,也學習民間制陶、雕塑、繪畫與掛毯編織,從而把這些傳統藝術保存下來。 後來她的這些手工藝作品讓她成為第一個在國際上推出個人藝術展的拉丁美洲藝術家。有人說,Violeta Parra簡直就是一個智利民間藝術博物館,她還憑一己之力將智利民謠、民俗藝術介紹到國外,甚至在英國BBC錄製智利民歌節目。


Pin en Viola Chilensis
在她的「紀錄文化」之路,Violeta Parra不僅收集民謠,也學習民間制陶、雕塑、繪畫與掛毯編織,從而把這些傳統藝術保存下來。相片:網上



這位拉美民歌之母,身兼歌手、詞曲作家、詩人、畫家、雕刻家,視覺藝術和陶瓷家、更是第一位在羅浮宮展覽的拉丁美洲女性藝術家。但她的人生卻飽受苦難,受婚姻破滅折磨、為小女兒之死內疚、音樂受到政治打壓、傳媒的惡意攻擊等,就在1967年寫完名作 “Gracias a La Vida”《 感謝生命》後,50歲的Violeta Parra便舉槍了卻餘生。

Parra身亡後,成千上萬的智利人自發為她送葬,世界各地也舉辦了紀念活動。現今位於聖地牙哥歷史核心區的 「San Borja」 街區,有著一座在2015年落成的博物館,正是為了紀念這位智利歌魂Violeta Parra (1917-1967)。


Museo Violeta Parra / Undurraga + Deves | ArchDaily Colombia
位於聖地牙哥歷史核心區的Violeta Parra博物館。相片:網上

 
在《 感謝生命》一歌中,Violeta Parra 唱出了特殊的生活道路所教給她的人生真諦。Mercedes Sosa曾多次深情地演繹過它,著名反戰歌手 Joan Baez 也翻唱過此歌,還曾經在西班牙的現場和Sosa共唱此曲。在今天的拉丁美洲,只要響起「感謝生活……」這第一句歌詞,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很多人都會跟著那熟悉的旋律唱下去。


樂言
音樂是一種集合人文、地域、歷史、過去與現實,而又令人愉悅的藝術,這正是讓筆者樂在其中的原因。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