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析】不要再自己演繹神!


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前天(28日)向所有神職人員發家書,告戒牧者在講道時不能出現引致社會動盪的言論,亦不應讓教友在禮儀結束時帶著困惑或迷惘離開。湯漢在家書中說,講道的目的並非傳達講道者的個人觀點,例如對某社會或政治議題的見解。「含沙射影或煽動仇恨及引致社會動盪的誹謗和冒犯性言論,有違基督徒精神」,在講道中出現「絕不適當」。

這封「離奇地遲來的」家書正正道出香港教會的現況。

過去一年,教會牧師和基督徒有份引起社會政治動盪的問題,已令很多人對基督教非常反感,誓言「不會信主」。很多基督徒也沒有動力返教會,因為他們不能從講道中學習神的教導,而是聽著牧師發表仇警仇中言論,漸漸對基督教冷淡。這個問題是前所未見的。 今早在一個臉書群組亦有人提到,不少基督徒因為政見的原因未能投入教會生活,面對困擾,並希望收集意見向教會高層反映,從而解決問題。

筆者是基督徒,對於解決現時的教會困局,我有以下建議。

神職人員和基督徒要真正跟隨神的話語,行事為人,而不是以自己的觀念套入聖經的話,用自己的意思演繹神的教導,就是千萬不可以自己認為神是這樣說,就用這個方法看待神的旨意,從而跟着去行,還帶着其他人一起去,跟隨他們「認為」是神叫他們去的方向,這個是極度危險的。

以香港一年來的黑暴為例,支持暴亂的人最喜歡用的經文是彌迦書 6:8:「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他們引用這經文時有三個問題:1)他們只是着重「行公義」三個字,什麼是公義,是他們自己演繹的,自己認為對的就是公義;2)他們只斷章取義演繹經文的第一句「行公義」,根本沒有看全句經文的意思。神說「好憐憫」,支持暴徒打人,有否好憐憫?不要再說「流少少血成大義造福更多人」就是好憐憫,這是歪理;3)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他們有沒有做到謙卑的與神同行?而不是在眾人面前,牧師跪着地哭,然後上台講道,那場講道是製造不安、仇恨,完全違反神平日的教導,這是存謙卑的心與耶和華同行?還是與自己同行?這是偽善而已。耶穌說:「我不認識他們」。

回想去年六月,那班基督徒及牧師在警察面前唱: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何等激動人心,騙了多少基督徒及其他人參與暴亂?他們以為運動就是愛,就是神的旨意。策略如何高招,背後是什麼人做?還是這些「低質」的基督徒自己想出來的好事。


去年六月反逃犯條例運動在香港爆發,其中一個推動力量是來自基督教神父牧師和基督徒,他們多晚在政府總部外的天橋上直播對著警察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幾小時。之後這歌便成為運動的非正式抗爭歌,在很多抗議遊行中出現,而基督徒都如羊群一樣,跟著唱。


2019年,很多基督徒參與或支持暴亂,這個現象多少反映香港的基督徒水準非常低。這是否因為他們平日不看聖經,不了解神的話語?不完全對。因為這場運動中,非常支持暴亂 “反抗” 的是有幾十年經驗的牧師,主任牧師大有人在,還有元朗的主任牧師在鏡頭前打人,所以這件事不關乎他們不認識聖經,而是如以上所說:基督徒自己演繹神,坐了神的位置。

這個現象也反映香港的市民日常看電視劇看蘋果長大,現在看手機,不讀書,連長一點的文章也不看,全民頭腦簡單。結果相信假新聞,相信媒體、牧師、社工、老師、議員…而沒有自己的思想分析事情,但他們確實沒有這個能力,對反對聲音一直只想:「你們真的如豬一樣,你不知道中國共產黨如何殘忍,所以我們要反抗。」他們實在不知道,原來自己一直是一隻豬,而不自知。

跟隨神其實很簡單,神怎樣教就盡力去跟隨。神說「愛人如己」、「愛你的仇敵」、「原諒人」、「信望愛中,最重要是愛」,他們這些基督徒在過去一年如何打罵到別人體無完膚,這是愛嗎?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 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 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愛是永不止息。」哥林多前書 13:4-8

我們只需要像小孩一樣,神要我們愛人,便愛人。我們不是完美的人,其實每一個人都有罪性,只是盡量跟神的教導,今次做不到,下次再來。

另外,基督徒要以愛發聲,不是教會及牧師說什麼就聽,還有不要說「只要祈禱」便可,沒有行動、沒有反映,就認為最合適,認為神會工作;發聲就是論斷別人。這些「不動」的觀念是錯的,我們是與神同行,在過程裡學習當中的功課,我們應該本着愛去提出意見,而不是什麼也不做,只說 “let’s pray”,這不是神希望我們成長的方法。

要挽救基督教的困局 ,神父牧師和基督徒須返回初心,如小孩一樣,謙卑地放下自己,真心跟隨神的教導,不要再刁鑽的找什麼經文什麼釋經書支持自己,不要再自己去演繹神,才能改變。


Sherry Lee
自少非常有膽色,小學時,被同學冠以「敢死隊」之稱。長大後當上《南華早報》記者,本色不變,憑着勇氣獲獎無數,現專職為公義發聲,不平則鳴。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