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局】香港的黃金時代

最近看到一本暢銷書,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周保松寫的《我們的黃金時代》。這本書主要是宣揚「違法達義的佔領中環運動」,可以說是為佔中三子而寫的,書中介紹一系列佔中前前後後的大小社會運動和當中的不同人物。

我對這個書名十分困惑:「違法達義」是法治被踐踏的實例,沒有法治的香港怎麼會是黃金時代呢?是因為有佔中三子出現的香港?是因為有街頭運動的香港? 周最後解釋:「我們用我們的生命,定義我們的時代,只要我們見到,並且珍惜,這就是我們的黃金時代」,意思是這個時代可以見到像戴耀廷這種願意作「自我犧牲」的人出現,這就是他的所謂「我們的黃金時代」。

那麼就讓我們看看佔中三子是怎樣的人,可以定義香港的「黃金時代」。香港的「黃色傳媒圈」,有個特點就是將一些人說得特別偉大,把一些人說得十分無恥,但是對人格的評價不是建基於品德行為之上,而是建基於政治立場之上,連政治道德的基本要求也不需要。佔中三子便是一個例子,他們的違法行為不但沒有受到「黃媒」批評,反而被追捧為「時代偉人」。

佔中三子  定義香港黃金時代? 

佔中運動一開始已經自認運動是違法行為,三子願意在運動之後主動承擔罪責刑罰,會自動投案,以正「法治社會」之名。可是在「佔領中環」之後,佔中三子和各小頭目,不但食言不肯面對罪責,而且極力逃避。他們組成強大律師團隊,希望通過法律程序免去刑責,最後卻難逃法網。雖然逃避了5年,終敵不過法庭的審判,去年4月,三子各被判刑16個月。面對最後判決的時候,戴耀廷還鄭重其事,自己在庭上作結案陳詞「公民抗命的精神」;朱耀明在最後一刻也宣讀了「敲鐘者言」,以扭曲了的「聖經教導」表揚其違法行為。徹頭徹尾的政治表演,不知道內情的人還以為他們正面臨「槍決」的刑罰,但其實只是一個比誹謗罪還輕的判刑,令人啼笑皆非!

這等欠缺承擔精神的運動領袖, 卻在周教授口中變成了「他們用生命去定義他們的時代」,作得真夠大。一個大學教授,淪落到僭用偽文青的口號去寫書,這和學者的嚴謹要求背道而馳。他寫的這本書,我由頭到尾讀過了,內容空洞和言詞誇大之外,還很懂「煽情」。這是文宣的主流,也是市場的需要,周教授也要向市場低頭,那怕說了大話和一大堆空洞的話!但若他是真心相信他所說的話,那麼我便要重新評估這個「學者」的思考能力了。

無論如何,如果沒有2019年的反修例運動,也造就不了「我們的黃金時代」能名列暢銷書籍的「榜首」;同時,這本書的出現又再一次證明,這場運動當中的很多不當行為有「正名」的需要。參與運動的人,需要為自己的非理性行為,找辯護的理由,也有必要為運動的持久性,找到政治上的論述支持。

當不了革命者的革命者

承接了「佔領中環」的更大規模的「反修例運動」,都是一直靠「正義」的口號去維持。但口號是虛的,行為才是實的,如果心水清一點,可以看到口號和行為南轅北轍。抗爭者的行為和政治理念在運動過程中一直出现矛盾:既在爭取民主自由,卻又打擊異見者的言論自由;不停為美心、中銀、藍店「裝修」;既在進行暴力行為,但卻又包裝成「時代革命」、「反抗」和「和理非」,迫政府答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既然人人都不怕死,要用「生命去定義時代」,卻連口罩也不敢除下;既然反對現有政治制度,卻又積極參與現有制度去選區議員,甚至為爭取到多數區議員席位而竊喜。說一套,而做又是一套。在這種政治風氣之下,全香港竟然有接近五成七人支持,這群選民不管是反智,還是情緒的發洩,都要承受政治紛爭、社會動盪不安的苦果。

除了矛盾,示威者的幼稚胡鬧行為,與運動的崇高理想的反差,也很滑稽。在商場上集體要求「開冷氣」、一起高呼「xx老母」、被人除下口罩後落荒而逃。這個時候,你就能發現和感受「他們用生命去定義他們的時代」是想象出來的天馬行空。原來,他們用行為去定義的不是黃金時代,而是「滑稽時代」,希望周教授重新審視一下書名。當然,這裡面錯的也不能全怪周教授,更不是政權,而是這幫「當不了革命者」的弱不勝衣的香港人。

香港,曾經有舉世公認的黃金時代,就是80年代、90年代和00年代。這個時期香港湧現了一大批騷人墨客、精英人才、影視巨星,和努力奮鬥的幾代香港人,他們定義了真正的香港黃金時代。這個時期,香港出現了很多令人難忘的人物,有些更成為品味和修養的標記。其中之一是超級巨星張國榮,他是香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是香港黃金時代不可缺少的精華。當人們期待他才情的未來,他卻離去,使人痛惜。在張國榮之後,香港的氣質變了,品味也變了,放眼現在的「同志」,要找氣質和修養,是礫沙淘金,像岑子傑,陳志全,何韻詩,屬於他們的,只有「政棍」的稱呼。對於他們,你不會感到痛惜,只會痛恨和厭惡,對於他們的未來,更不會有絲毫的期待。

《甘地傳》作者羅曼·羅蘭(Romain Rolland)說過一句名言:「即使通過自己的努力,知道一半真理,也比人云亦云地知道全部真理,還要好些」。香港的「黃金時代」,不是周保松教授口中,無病呻吟說是就是,亦不是由他來定義。經歷過「佔中運動」,「旺角暴動」,「反修例運動」的香港,那一幕幕的滿目瘡痍翩然而逝,浴火重生的繁華,那種超然傲世的生命力,才是香港的「黃金時代」。

狄曬看

筆名取之於粵語滴晒汗,一般形容一些比較反常、激烈、可笑、可悲的個人或社會行為, 針對性發表的個人看法,引發人們對社會事件有更深入的思考。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