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錯過了的愛情


他倆相識在80年代殖民時期的香港的一個舞會中。一個華燈初上的仲夏之夜,一群被差派到 香港工作的法國精英,在堅尼地道一間偌大高尚的公寓,舉辦了一個私人派對。 

屋主是受聘於法國駐香港的一間著名銀行的年青法國小伙子,請來的賓客全都是20來歲年紀相若的男女。男的全是淸一式的法國人,女的除了三四個法國小妞外,其餘都是中國妹子。在同一屋簷下,紅男綠女,談天說地歡聚一起,好不熱鬧!悠揚動聽的歐美流行曲在播放著,還有一些經典的法國音樂夾雜其中。在這浪漫的氣氛下,有人載歌載舞,有人舉杯暢飲,有人默然無語卻冷眼旁觀著。 


一見傾心 成一本書“最美的幾頁” 

屋主其中一個朋友奧利維爾(Olivier)是一個肌膚古銅色,高佻健碩的法國男生。做IT工作的奧利維爾第一次到香港旅遊,便恰巧被屋主邀請到派對。他那深遂的眼神,目不轉睛盯着對面那嬌小玲瓏的小妮子。這年輕的中國女子叫美雅(Mia)。美雅有一雙聰慧迷人的大眼睛,配以陽光十足的燦爛笑容,青春迫人! 奧利維爾被她的美貌吸引住,最後鼓起勇氣邀她共舞。之後整整的一個月,他倆每天都形影不離的約會,甜甜蜜蜜不知時日過。 


奧利維爾被Mia的美貌吸引住,最後鼓起勇氣邀她共舞。之後整整的一個月,他倆每天都形影不離的約會,甜甜蜜蜜不知時日過。 



奧利維爾的英語很有限,美雅的法語也十分糟糕,不知怎的,他倆仍可以有很深層次的溝通,愛情可能就是盡在不言中。有一次,奧利維爾把他對前程有點茫然的心事向美雅傾訴,樂觀開朗的美雅還給了他很大的鼓勵,他感激地緊緊握住美亞的小手,久久不願放下。 

可是,奧利維爾的“香港假期”終於結束了,臨別時依依不捨,情深地對美雅說,「如果我的生命是一本書,您將永遠是那最美好的幾頁。」 

他返回法國時是1987年,當時英國樂壇寵兒大衛寶兒 David Bowie 主唱的流行歌曲 China Girl 十分流行,奧利維爾暱稱美雅是他的中國娃娃 “My China Girl”,法國男孩真的浪漫!有整整的一年,他無法忘記美雅,給她的情信和長途電話從沒間斷過,內容滿是愛慕和思念。他希望說服美雅先飛到法國和他相處一段時間,然後才決定倆人的未來。可是從事市場推廣但思想保守的美雅始終不敢冒這個險,沒有答應下來。雖然心心相印,因為天各一方的障礙,這段感情就隨著時間的流逝附諸流水,無疾而終。 


Olivier返回法國時是1987年,當時英國樂壇寵兒大衛寶兒 David Bowie 主唱的流行歌曲 “China Girl” 十分流行,奧利維爾暱稱美雅是他的中國娃娃 My China Girl,法國男孩真的浪漫。


雖然心心相印,因為天各一方的障礙,這段感情就隨著時間的流逝附諸流水,無疾而終。



巴黎重遇訂了婚的女友  欲語還休 

三年後,1990年的冬天。剛訂了婚的美雅路經巴黎,她記起奧利維爾的叮嚀,雖然他倆的緣份沒有走下去,奧利維爾希望美雅每次到巴黎時,他們仍可以約見。兩口子在巴黎的一間餐廳重逢,那時的奧利維爾剛滿30歲,一面俊俏,風度迷人。面對眼前的他,美雅竟然仍有心動的感覺。美雅慌了,她已經快要嫁人了,對自己未婚夫的不忠,有點內咎,看來她那也甚俊朗的未婚夫被奧利維爾比下去了。同樣地,美雅的柔情似水也征服了奧利維爾。他聽到美雅的訂婚消息很失望。他得知美雅的未婚夫是信奉穆斯林的回教徒,想到“以美雅獨立自主的性格,她一定不會甘心被一個大男人控制。美雅要的是一個不單單愛護她,亦會尊重自己的男人。” 這方面奧利維爾是很懂美雅的,他知道美雅做了一個錯誤的人生決定,覺得自己其實是更加適合她的。看着眼前對婚姻充滿憧憬的美雅,奧利維爾欲語還休。 

時間又再過了10年,2000年。巴黎的夏天,份外明媚。單身的美雅又在巴黎,她罕有地化了個很淡的妝,穿了红色喱士碎花長裙,配上一雙紅色高跟鞋,前往座落巴黎市中心聖日爾門 Paris St. Germaine des Pres 的一間咖啡店。奧利維爾坐在遠遠的一角,手裹拿著一杯Cappuccino咖啡,凝視著迎面而來嬌俏靈動的美雅。長長的一頭曲髮掛在她那副冰雪聰明的臉龎,微風吹過她那搖曳生姿的裙子,突顯了她的小蠻腰和女人的風情,勾起奧利維爾當年對美雅一見傾心的感覺,再次泛起了漣漪。 


巴黎的夏天,份外明媚。單身的美雅又在巴黎,她罕有地化了個很淡的妝,穿了红色喱士碎花長裙,配上一雙紅色高跟鞋,前往座落巴黎市中心聖日爾門 Paris St. Germaine des Pres 的一間咖啡店。




取消婚約  仍是他的China Girl

談起各自的愛情生活,奧利維爾用抑鬱的眼神告訴美雅,他和同居的女友常有爭吵,擔心那段感情無法維持。美雅感受到奧利維爾的不快樂,不知道應該怎樣安慰他。同時,她也告知奧利維爾,在上次和他見面的六個月後,她毅然取消了那頭婚事。奧利維爾心裏不住讚嘆,他一直很欣賞美雅果斷的性格。奧利維爾深鎖着眉宇,抽了一口很長的煙,一如既往,深情款款的告訴美雅, 這是他早已意料到的結局,只是當時説不出口罷了。

美雅漫不經心地撥弄着她的頭髪,不自覺地散發了楚楚動人的風韻。奧利維爾覺得美雅仍舊很美,並有想把她摟緊在懷裏的衝動。他很想親吻美雅的臉、觸摸她的秀髮,並且想告訴美雅,她仍是他鐘情的中國娃娃。可是,這些情話卻卡在喉嚨。其實,環境已變,他已經有穩定的女朋友,不容他不負責任地浪漫。他用專注的眼神緊緊盯住美雅,此刻的空氣有點沉重,美雅很熟悉奧利維爾這副神情,她的臉灼灼通紅,低着頭不敢正視他。美雅清楚知道她在這男人的心裹,仍有不可磨滅的心跡。 

隨後的一個小時,奧利維爾微笑地細數他倆以往一起的瑣事,他對每個細節都記憶猶新,煞有介事般懷緬過去,既興奮又雀躍。然而,美雅卻忘記了很多微細的小節,被奧利維爾問到楞住了, 很是尷尬,但心裏卻禁不住受寵若驚,很是驚訝和感動。一切有如時光倒流,但是現實在嘲笑他們。在愛情的路上,美雅兜了好多大圈,她的心實在很累,她很想依偎在這男人的寛大肩膊 ,大哭一埸。但,為了在她曾經愛慕的男人面前永留最好的形象,美雅用理智煞停內心有如崩堤的情感。然而,眼前這位年屆40的中年型男,在他那輪廓鮮明的臉上,多了少許的 歲月痕跡,添加了幾分成熟男人的味道,魅力難擋。 


奧利維爾很想親吻美雅的臉、觸摸她的秀髮,並且想告訴美雅,她仍是他鐘情的中國娃娃。可是,這些情話卻卡在喉嚨。其實,環境已變,他已經有穩定的女朋友,不容他不負責任地浪漫。



錯過了的愛情  因從沒勇敢踏出一步

在他倆的每次見面,雙方的心都是卜卜通通的跳,深深被對方吸引住。更奇妙的是,在言語的阻隔下,無論是在有聲或無聲之中,他們仍然能夠清晰地溝通,並愛著大家。存在他倆中間,除了被現實愚弄的愛情,還有那份難能可貴的默契,就是互相尊重和彼此欣賞。 

沒想到這就是他們最後的會面。自此以後,他倆完全失了聯絡。有幾次,美雅嚐試在社交媒體尋找奧利維爾的下落,也沒有結果。由於一早已經接受了這是一段有緣無份的短暫愛情,美雅從沒有對奧利維爾存有任何奢望,只是偶爾會想起他,好奇他的生活近況如何。


這首由法國歌手Isabelle Boulay主唱的 “Un peu d’innocence“(“一點天真“)的開頭:J’ai envie de partir avec lui, ailleurs. Je crois qu’il m’aime, il me l’a dit, d’ailleurs,意指「我想和他一起去别的地方,我相信他爱我,他也有告訴我…」。如果可以重頭來過,美雅會毫不猶豫跟Olivier走在一起。



往事雖如煙,卻揮之不去! 

誰説一場春夢了無痕?人世間,有些早已逝去了的愛情,就是因為從來沒有勇敢的踏出一步, 留下了點點遺憾和暇想,總是意難忘! 


心言
愛説心底話的人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