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海侯:“新香港”的誕生


2021年3月11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高票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人民大會堂內掌聲雷動,經久不息。

此掌聲,因為一路走來的不易,因為一錘定音的決斷,因為一往無前的希望。

翌日,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就此講話,他說:“這(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是一個微創手術。微創手術的特點就是創口小、探入深、術後恢復比較快。我們也堅信,這次香港的選舉制度動了手術之後,香港民主制度的肌體會恢復健康,香港社會的活力會充分釋放,香港居民會更加安居樂業!”

“一法霹靂安香江,選規釐定護遠航。” 曉明主任的比喻很生動,但“微創手術”給香港帶來的影響,既系統且深遠,既在政治上也在政治外,必將逐漸顯現其立體性的作用,與制定施行國安法一道,加速完成香港的“蝶變”。

或者可以說,自香港國安法+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始,“一國兩制”香港實踐的前半程結束,“一國兩制”香港事業的後半程啟航,香港現代史、香港回歸史、特區發展史上已經留下里程碑式的一筆。

這是“新香港”的誕生。

3月11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表決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當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宣布會議圓滿完成議程時,說到涉港決定「表達了包括香港同胞在內的全國各族人民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維護香港憲制秩序的堅定決心。」,隨即人民大會堂內掌聲雷動,經久不息。視頻:中國新聞網



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是以點帶面,以事謀勢,以一域而定全局。

決定全文九條,條條關鍵,直指香港問題主要是政治問題的核心,無一不貫穿、體現著中央對港全面履行管治權的系統思維和整體安排。

——《決定》所解決的不僅是“愛國者治港”的問題,還有行政主導體制不健全不穩固的問題,特區政府施政過往步履維艱的局面將自此扭轉;

——《決定》所解決的不僅是選委會的問題、行政長官選舉的問題,還有立法會的問題、區議會的問題、民主進程“循序漸進”發展的問題,特區行政立法關係將自此重塑;

——《決定》所解決的不僅是選舉投票的問題、政治參與的問題,還有全對象管理的問題、全流程監管的問題,特區政治秩序、政治倫理將自此夯實。

擇內容要者,不難看出《決定》的厲害:

——選委會由原來的4個界別1200人調整為5個界別1500人,規模擴大、結構優化,將確保選委會中的“愛國者”為絕大多數,確保今後選出的行政長官為“絕對的愛國者”;

——參選行政長官由原來需要有150個提名到需要有188個提名,且需要在選委會五個界別中每個界別參與提名的委員不少於15名,門檻更高、要求更嚴,將徹底摧毀反對派的“造王”能力和干擾力,確保反中亂港分子以及“偽裝者”和政治投機分子出局;

——立法會由原來的70個席位增加至90個席位,且增加選委會選舉界別、調整地區直選數量,構成多元、質量可控,將一舉實現立法會2/3以上立法會議員是“愛國者”的目標,達到基本法規定的通過重大方案的門檻,確保香港特區政令、法令暢通和治理效能;

——將原來選舉資格審查職能由民政部門擔負,改為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擔負,層次更高、公信力更大、組織力更強,將確保特區無論是行政長官候選人,還是立法會候選人乃至區議會候選人,都符合基本的從政標准,具備基本的政治倫理,把反中亂港分子擋在政權機構門外。

另有一個重要的影響是,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後,建制派、政治參與各方乃至香港全社會,將從選舉亂象和紛爭中解放出來,告別撕裂、內耗,迎來和諧、有序,將更多精力投放至推動香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上,不再“泛政治化”。

所以說,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將要重塑的不僅是香港的政治局面,還將重塑香港的社會局面,撬動並牽引香港的方方面面。

11月,民主支持者在香港一個投票站外慶祝。
2019年,泛民攬炒派以反修例運動在香港挑動仇中仇政府的民情,成功在同年11月24日的區議會選舉中大獲全勝。圖為民主派支持者在一個投票站外慶祝。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後,香港將從選舉亂象和紛爭中解放出來,告別撕裂。圖片: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評價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用了兩句話:

這是繼香港國安法出台之後中央治港又一重大舉措,在“一國兩制”實踐進程中具有重要里程碑意義。

重大舉措,意義重大,而方向始終如一。

此前,2月21日,夏寶龍在一個講話中說:

有一個老調還得唱,這就是“一國兩制”不會變!無論是制定實施香港國安法,還是完善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以及我們所做的其他一切事情,都是在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都是為了堅定不移地讓“一國兩制”實踐沿著正確的方向行得更穩、走得更遠!

這也是靖海侯反復強調的一句話:

變是為了服務於不變。

對於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香港社會有共識,也有些許疑慮。有人可能會問:香港“反對派”的出路在哪裡?香港民主的進程會怎樣?普選的目標還要不要?

在《香港反對派的“重生”之路》一文中,靖海侯曾作相關分析。今天,我們再看看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12日答記者問題的一些表述,能發現更多信息。

關於反對派

——中央強調“愛國者治港”,不是說要在香港的社會政治生活當中搞“清一色”。

——我們講不愛國的人不能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權架構或者管治架構,不等於說他們不能在香港正常工作和生活,只是說他們不能夠參與管治。

——把不愛國的人特別是反中亂港分子排除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管治架構之外,不等於說把所有的反對派或者範圍更廣一點的“泛民主派”全部排斥在管治架構之外。

——反中亂港分子和反對派特別是“泛民主派”是不能簡單劃等號的,反對派特別是“泛民主派”裡面也有愛國者,他們將來仍然可以依法參選、依法當選。

關於普選

——此次全國人大決定對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修改完善是一個小切口,對基本法第45條、第68條沒有改一個字、一個標點符號。因此,這兩條所確立的香港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選舉最終達至普選的目標不會改變。

曉明主任的講話很直白,國安法+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後的香港,反對派可以繼續存在,反對派裡也有愛國者,還可以參與管治,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選舉最終將達至普選。

在全面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下,香港的政治前景清晰明朗。

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在3月12日回答記者問題時,表述此次人大決定對香港選舉制度的完善是一個小切口,基本法第45條、第68條所確立的香港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選舉最終達至普選的目標不會改變。圖為2014年9月的香港民眾爭取民主普選的佔中行動。圖片:CNA



“一國兩制”方針不會變,“新香港”卻就要誕生。

這一“新香港”,是“兩制”不再凌駕於“一國”之上,是香港對憲法的擁護和遵守;是中央履行全面管治權更生動和具體,是中國共產黨在香港社會得到尊重。

這一“新香港”,是堅持和繼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形成一套符合香港實際情況、有香港特色的新的民主選舉制度;是“愛國者”的全面崛起,是反中亂港分子的全面出局。

這一“新香港”,是行政長官真正全面領導特區行政、立法、司法;是立法會的高效運行,是區議會的“去政治化”。

這一“新香港”,是聚焦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是聚精會神解決香港各種深層次問題;是香港貫徹落實“十四五規劃”,積極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投身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這一“新香港”,是非法“佔中”不會再發生,“旺角暴動”不會再出現,“修例風波”不會再重演;是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不會受沖擊,是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

這一“新香港”,是絕對不能允許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絕對不能允許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絕對不能允許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是“三條底線”絕對能得到捍衛。

這一“新香港”,是國家的新香港,是香港市民的新香港,是香港的再出發,在新時代的真正起航和遠航。

凡是過往,皆為序章。

那個街頭充斥暴力的香港已經一去不復還了,那個立法會裡亂象不斷的香港已經一去不復還了,那個新聞裡社會政治法律紛爭頻發的香港已經一去不復還了。


“一國兩制”方針不會變,“新香港”卻就要誕生。凡是過往,皆為序章。



2022年,香港將迎來回歸祖國25周年,恰是“一國兩制”在香港實踐的中期。

而今天中央所做的一切,已為“一國兩制”香港事業確定分水嶺。

經歷了太多風雨挑戰,歷史會記住這一切,在國家和香港的歷史中高亮顯示。

東方之珠,我們守護了你的光彩。


靖海侯
內地知名博客,資深傳媒人,以敢言及持平見稱。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