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講】Delay No More (2)


小弟本想就香港疫情措施講第二遍Delay No More,然而,由於當局已在過去一星期推出有關措施,故小弟唯有轉個急彎,拉遠個鏡頭,談談 (不會跟“瘋”大言“深度分析”) 香港社會有哪三方面當真「不能延遲」。

1. 立「假新聞法」:此乃當務之急,治本清源之必要。港人種種恐懼、忿怒、偏見、歇斯底里等現象非一日之寒,其實源於偏頗媒體的「三分真七份假」訊息。野心家通過社交媒體及其他網上渠道,日夜轟炸大眾腦袋至少十年八載,植根大眾思想。要讓大眾在後真相年代保持清醒認知,恢復正常思考能力,除了多發放客觀理性資訊,還需要防止假新聞、謠言、煽動仇恨言論等的毒害。訂立「假新聞法」最為直接有效,當局應參考新加坡於2019年通過的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及德國於2018年通過的Gesetz zur Verbesserung der Rechtsdurchsetzung in sozialen Netzwerken (The Network Enforcement Act),盡快開展立法工作。唯有遏止虛假、不實、誇大、惡意資訊泛濫成災,同時多作澄清解說,方能讓香港大眾回歸「正常精神狀態」。


新加坡政府強制關閉政治網站,臉書:假訊息法過於嚴峻,恐扼殺言論自由 ...
新加坡於去年10月開始實施的「防止網路假訊息與網路操縱法」(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授權部長要求臉書,在他們認為可能是假消息的貼文下加註警語,或者命令Facebook關閉頁面。5月30日新加坡政府根據新例強迫關閉政治網站National Times Singapore的臉書頁面,Facebook表示法例過於「嚴峻」,恐怕會扼殺言論自由。相片:Reuters / 達志影像


2. 拆穿偽人:黃黑陣營KOL網絡紅人的幾套主要論述,其實是似是而非、雙重標準、以偏概全的「偽理性」,經不起實在推敲分析。現舉兩例拆穿﹕

其一為「特區禮崩樂壞制度崩潰」說,一方面講特區愈與內地拉近距離,制度上愈不公義,愈偏離港人核心價值,另一方面則大談2012年前香港制度如何行之有效,如何保護香港核心價值。這種論述根本是自相矛盾,欺騙大眾。的確在企業管理、日常處事、生活文化各方面,內地與香港有所相異。然而,另一不容忽視的事實是,拉近距離下,我們看到內地在民間或商界各方面不斷轉變改進,而非完全不能與香港本身相容。真正令黃黑背後集團感到芒刺在背的,是本身港資利益在中資進軍下,尤其是2012年特首選舉後,不再「有利」他們繼續壟斷。用價值衝突包裝利益減退,用保衞城巿包裝保護利益,用公義訴求包裝私利欲求,大賣恐懼蠱惑民心。正常人均知道政府處事講究程序,今日各種制度與2012年前基本無二。黃黑因為政治理念訴求近年不為制度一蹴成其美事,及其背後野心家利益受到威脅,便反過來說制度已崩壞,指責政府不維護普世或香港價值 (其實是他們心中那一套及其野心家一派的利益)。


Hong Kong's protests will destroy the city we love if opposing ...
黃黑陣營有幾套主要論述,包括指特區愈與內地拉近距離,制度上愈不公義,愈偏離港人核心價值。圖為去年8月9日反修例示威者在機場抗議三天致癱瘓機場。相片:EPA-EFE



其二為特區管治已淪為暴政,遠比不上港英殖民時代,將管治問題錯誤歸因於回復中國管治下。記憶正常的香港人,相信不會忘記港英時代無論醫療、教育、僱傭、治安,甚至娛樂圈都普遍存在不公義,而直至80年代末90年代初才有較大改善。最重要的一點是:直至1997年前,大眾只能從電視及紙媒中獲得資訊,根本無從得知港英政府施政背後的種種記錄、摸線、舉動。回歸至今,近年資訊空前發達,巿民對特區各種舉措大部分均可即時知悉,並可搜尋到相關大量資料。這是一個宏觀不會比從前差,微觀卻易有落差的年代,肆意放大微觀上的不公平或錯失去營造暴政印象,這是所有人都應正視及認知的。

3. 推行學生道德及公民教育: 去年暴動被捕人士竟有3600名學生 (佔比四成),他們有的擲汽油彈、有的刑事毁壞公物及私人財產、有的非法藏有武器、製造炸彈、甚至有的襲擊傷害政見不同者或執法人員。未有社會經驗,不知政治險惡的年輕學子,因為政治訴求而漠視人性、公民意識、守法意識及社會道德,運用暴力,破壞他們口中的「死物」,攬炒他們用粗口愛的「香港」。情況已十分嚴重,野心家為奪政權,不惜將年青人推入黑暴的無低深淵,誘發他們以暴力行動,由得他們自毁前程,破壞家園。野心家及已入邪道的黑暴教師需靠當局對付,而無知的犯暴「孩子」,則需要正道指正令其改過。特區教育局應該推行學生道德及公民教育,以正道保護及善導學生。


Protesters at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Reuters/T. Siu)
去年暴動被捕人士竟有3600名學生 (佔比四成)。圖為去年11月,過百示威者佔據理工大學期間不斷向警方擲汽油彈。相片:Reuters/T. Siu


篇幅所限,僅能談及最直接影響香港人心 (非指民意,而指精神及心理健康) 的幾點,希望正常的香港人能夠反思。香港亦要利用城市資源在發展方向上定立長遠之計,需一步一步周詳分析、計劃、實施,這又是另一長篇「大論」了。Save Hong Kong, Delay No More!


畢耶老
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學於香港,不 yellow 不要攬炒香港的一個普通中國籍男庸人,自擾之。


相關文章:

English
Chinese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