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講】從邏輯的三段論看香港人的反共思維


很多國內的同志以及香港的「愛國」人士很不能理解,為什麼一般香港人那麼痛恨中共與中國大陸。很多人都覺得是長期洗腦的結果, 但為什麼洗得那麼的徹底和不可理喻,甚至很多每個週末上去大陸找樂子的人也這樣污衊讓他們渡過愉快日子的地方呢? 讓我嘗試用邏輯學裡面的「三段論」來解釋一下吧。


以三段論洗七千萬美國人的腦

三段論(英文 syllogism,是來自古希臘文的),是邏輯學最基本的結構,據說是古希臘的大哲學家阿里士多德首先提出的。它是讓大家在討論/辯論的時候可以得出結論的一個套路。主要分三個部分:大前提,小前提,結論。

舉個例吧:

-看莫遂興的文章的才是聰明人。(大前提major premise)
-某某不看莫遂興的文章。(小前提 minor premise)
-因此某某不是聰明人。 (結論 conclusion)

不要小看這個簡單的三段法啊!世界上的洗腦活動其實都是用這個邏輯的方法來進行的。 比如在2020年的美國特朗普在競選連任總統時就天天都用,讓選民對拜登有惡劣的印象。他的推論是這樣的。

-社會主義是壞的。 (大前提)
-拜登是社會主義者。(小前提)
-因此拜登是壞的。 (結論)

特朗普這個三段論的結論是非常邏輯的,因此才騙到七千四百萬個美國成年人投票給他。 七千四百萬是接近美國四分之一的人口,是成年人口的三分之一,美國人真的有那麼的笨嗎? 不是,而是三段論式的洗腦方法非常有效。


去年美國總統大選,特朗普在競選連任時,以三段論讓選民對拜登有惡劣的印象。他的推論是社會主義是壞的,拜登是社會主義者,因此拜登是壞的。圖為2015年9月24日,圖為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時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在馬里蘭州安德魯斯空軍基地的抵達儀式上合影。圖片:美聯社/達志影像




以扭曲的邏輯思維  抹黑中國

回到香港,學校,媒體,家庭幾乎無時無刻的在用這個三段論來製造謊言。 比如

-與中國大陸有關的法律都是惡法。
-23條是與大陸有關的法律。
-因此23條是惡法。

又或者

-中國大陸的罪犯的審判都是不顧人權的。
-逃犯條例把國內罪犯送回大陸。
-因此逃犯條例是不顧人權的。

諸如此類可以舉很多很多的例子。比較近期的一個例子是考評局的試題:

-侵略一個國家但為它帶來科技是好的。
-日本侵略中國為中國帶來科技。
-因此日本侵略中國是好的。


考評局的考題所提供資料只說日本對華表面的援助,卻迴避日本侵華的暴行。考題用「利多於弊」而不用「弊多於利」,被批傳播扭曲的思想;但支持者卻形容為一道“難得的極富深度的題目” ,用以刺激學生思考。圖片:網上




或者更聳人聽聞的:

-殺老百姓的警察是黑警。
-2019年8月31日香港警察在地鐵裡面殺了幾十個香港人。
-因此香港警察是黑警。

又或者是同一個圈子裡面的人堅信不疑的:

-英國與美國批評的政府一定是壞的政府。
-英美常常批評中國。
-因此中國政府是壞的政府

這個三段論式的威力非常的龐大,幾乎所有的政治操作都是用它來進行的。你看清楚的話,幾乎所有的廣告也是用這個邏輯結構的。進一步的說幾乎所有人,甚至水準非常高的人,都是用這個方式來思維的。

但這個邏輯結構與思維方法有沒有問題? 當然有。 因為大前提與小前提都可能是假設來的,不一定是事實。 就用我的第一個例子,可能大前提是對的,看莫遂興的文章的確才是聰明人(一笑),可是小前提可能是錯,某君被指沒有看莫遂興的文章,所以是愚蠢的,但其實這人是有看我的文章的,只是指控的人不知道而已呢? 用實際的例子,拜登事實上根本不是社會主義份子,你也不能證明社會主義是壞的,因此特朗普的宣傳其實是胡扯撒謊的,那又為什麼那麼多的人被他成功的騙得到呢?

同樣的英美批評的國家就一定是壞的嗎? 但是香港許多教育程度非常高的人,甚至法庭上正反辯駁滔滔不絕的大律師都完全不去懷疑這個前提的確實程度。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病毒不講意識形態,也不分國家和種族。面對疫情,污衊、攻擊、甩鍋和推責都彌補不了失去的時間,希望各國拋卻政治偏見與傲慢,像中國政府一樣把人民的生命和安全放在第一位。
去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在英美大爆發,多名英美政客批評中國隱瞞疫情,造成疫情蔓延,當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這些人試圖甩鍋給中國,讓中國成為代罪羔羊。人們應該思考是否英美批評的國家就一定是壞的嗎?圖片:網上




香港校園“上下一心”洗腦  引致學生嚴重反中

讓我們回到香港的校園。在1949年直到回歸前左右的一段時間,在一般學校課堂裡的老師罵共產黨是不用什麼藉口的。 大家都認為共產黨就是不好,這個大前提是沒有人去挑戰的;但回歸後中共領導的中國成為宗主國,你就不能在課堂上隨便罵了。因此老師甚至媒體都會用比較「理性」,「平衡」的方法來進行破壞國家聲譽的勾當。 以前用共產黨就是不好的三段論就變成這樣的一個模式:

-一個政府的政策弊多於利是邪惡的。
-共產黨的政策是弊多於利的。
-因此共產黨是邪惡的。

必須強調此例子只是點出現代老師甚至家長的「邏輯」思維,所言不是真實的。我也從沒看過將會進行改革的通識科以往的討論題目,但肯定非常多讓學生「思考」的題目都是類似的。這類老師(和家長)會為中國就是壞的前提辯護嗎?好的不說,只說壞的。把負面的新聞誇大,正面的就完全不提。

在美國有一種電視廣告叫「比較廣告」comparative advertising。 比方說,酒店可以用自己房間的平均面積與對手比較,汽車可以比較耗油量。百事可樂當年還好像做了街頭訪問,證明大部份看不見品牌的品嚐者是比較喜歡百事的,在廣告裡大肆宣傳。 這就是商業世界裡“揭瘡疤”的例子,競爭對手的產品你當然只會隱善揚惡,難道會很公允,客觀的去評估嗎?

香港那些反中老師在課堂裡是進行完全一樣的行為。 只是在廣告的世界裡,你要做這種比較廣告是有嚴格的規管的。 香港的媒體和政治圈就完全沒有,在就香港的課堂製造的效果就知道規管很不嚴格。不嚴格的原因大概是因為“上下一心”不喜歡中國大陸。從校長到教育局的督學都傾向於反中,因此都苟且地讓那些黃老師過關,學生才會有那麼嚴重的反中傾向。

表面理性,可是結論偏激的技巧,全世界都有人在用,特別是政客就常常用來誤導群眾。當然法輪功說“中共活摘器官”的前提就匪夷所思連一般反中的人都不會用,但是你要抹黑中共/大陸還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許多報導指,中共從許多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器官,但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證據。圖為法輪功學員演示中共活摘器官。圖片:網上


教育是打擊歪理之道

那麼香港要怎樣解決這個假扮理性的詬病呢? 當然是從教育入手。提醒學生一切都是假設,是前提,前提是要事實證明是對的,才可以繼續邏輯的推論,而事實是非常龐大的個體,因此要證實前提的準確性是不能用狹小的資訊/資料就可以達到。比如死了幾十個人連屍體都沒有,半個目擊證人都沒有,半個錄像都沒有就當然是子虛烏有的謠傳。是假消息的話,那你的前提以及邏輯結論當然會自動破產了。

而且基本上所有事情一定是有正反兩方,你可以用“中共是壞的”作前提,相反也絕對可以用“中共是好的”做前提, 但無論前提是什麼,一定要用事實來證明才可以作出正確的推論。資訊是無限的,因此就是有模糊的證據也不能妄下結論。 更不能把一個前提當作是結論,或者先預設一個結論跟著才去製造前提來配合(所謂的既定立場),然後設置大小前提去配合它。例如用「大陸是壞的」做結論,然後才去想一大堆的理由去配合,又不去核實這些理由的真確性。技術上是屬於「洗腦」的行為。

因此大家不妨想想自己在狠多議題上有沒有過速下定論的毛病呢?  可能自己沒有,那自己的兒女有沒有呢? 有的話是否應該根據上面所說指出他們所犯的錯誤? 

當然政府也不能忽視這個問題。 因為香港很多學生的偏向思維走火入魔的情況比較嚴重,自己在推論方面犯了哪一些謬誤完全不知道,永遠是結論「行先」,跟著選擇性地,甚至用自己的「想像力」去求證,缺乏開放的態度去處理每一個話題,極端的學生群組更會用自己的想法意見來欺凌同學,這是教育工作者要認真注意的。


莫遂興
從小就很不喜歡假貨。因此很討厭那些學棍、政棍、法棍。偏偏又在外國與本地讀了很多法律與政治書籍,有兩個法律學位,所以興趣是與他們研究研究囉。


圖片編輯:Airon Yiu

English
Chinese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