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The Promise


只聽聲音,任誰也想不到這是來自一位女歌手。淳厚低沉的嗓子,比男人更加性感的聲線,她的聲音如此溫厚柔和,呼喚的卻是Bob Dylan式的社會的良心。

1964年,出生在俄亥俄州克裡夫蘭的創作型歌手Tracy Chapman,在80年代甫一出道,便成萬眾矚目的焦點。她獨特地以敘事的唱腔道出這紛爭世界中的種種問題:種族歧視、貧窮、饑荒、戰爭……同時又在聽覺上扣住聽眾的心弦,讓她在樂壇脫穎而出。

Chapman首張親自創作的專輯於1988年出版後受到熱烈好評,其中的“Talkin’ ‘bout a Revolution”,“Fast Car”,和 “Behind the Wall”等歌曲在當時風頭一時無兩,更為她贏得了當年三項格萊美獎,包括“年度最佳新人獎”。首張專輯的成功為她的事業鋪平了道路。幾個月後,作為新人的她更獲邀參加為慶祝南非黑人運動領袖曼德拉70歲生日而舉行的音樂會。

排在專輯首位的“Talkin’ ‘bout a Revolution”其實是她1982年的作品,那年她才18歲,歌詞表達窮人應有的權益:“Poor people gonna rise up,And get their share”,成為當年一首具有影響力的歌曲。“Fast Car”應該是整張專輯中最早被人熟悉的單曲,歌曲描繪一對活在社會邊緣的情侶,感到家庭、社會帶來的只是壓迫和沮喪,因此夢想搭上一輛“快車”,奔向那現實中遙不可及的美好未來。Chapman的歌詞細膩地表達歌手對人生感到的絕望,深深的喚醒社會的良知。“Behind the Wall”則用唱詩般的唱法反映了美國80年代漸趨嚴重的家暴問題,她以清唱的方式記錄了一段鄰居男人每天毒打女人的情節。


“Fast Car” – Tracy Chapman



Tracy Chapman將敘事民謠與自我觀點合而為一的唱作風格,樹立了歌者用歌聲抒發觀點與情緒的典範,其對言論與情感的表達方式的深刻影響力,不下於Sting、Peter Gabriel等傑出歌手。Chapman的歌曲之所以得到極高評價在於與時下的流行趨勢背道而馳;她選擇了樸實的民謠作為她的創作風格, 使人聯想到知名創作歌手Bob Dylan的批判性,但其藍調的節奏又沒有“說教”的意味。

她的歌曲如同說故事一般平易,語調誠實,赤裸裸地呼喚社會關注被壓抑的底層。她以嚴肅的旋律,和細膩的歌詞,表達了她對社會提出的政治觀點與心靈自省,使得樂評視她為連接60年代社會性民謠復興的橋樑。


The Promise

然而,今日筆者要推介的是Tracy Chapman 於1995推出的“New Beginning”專輯中的一首〝The Promise〞(“承諾”)。

Tracy Chapman的音樂除了表達對社會的批判外,也呈現出她創作的另一個主題—— 愛情。這多半表現在她作品中那些緩和的篇章,大多以小品吟唱的形式傳達。這種簡單、純樸的編曲,往往能直擊聽者的心房。

“New Beginning”這張專輯給人的感覺一如CD封面上的向日葵,充滿了陽光氣息和泥土味,有著強烈的生命力。Chapman輕輕的撥弄著手中的吉他弦,旋律簡單,聲音低沉,有著醇厚的味道,音域變化不大卻給人以一唱三歎的感覺。她筆下的歌詞同樣直擊人心。“The Promise”描繪女歌手對舊情人的想念和深情的表白:只要對方願意等待,發誓一定會回到身邊。歌詞表露的情感直白坦率,而富有感染力,喚醒了聽眾內心或掩埋或乾涸的情感。

〝The Promise〞是一首純粹說情的小品,它不是無病呻吟,反倒像是深夜裡的心靈內省。這首歌有別於很多情歌,沒有半點苦澀,反而給人一種甜蜜,安穩的感覺。也許Tracy深知「濃」、「淡」平衡之道,濃烈的訊息、互補上吉他伴奏的淡雅旋律,深沉地令人心悅折服。

Tracy Chapman的歌風是美國70年代都市鄉謠的延續,不過她的音樂更富時代氣息,勇於揭示社會問題。她的歌曲旋律簡單,朗朗上口,歌詞深刻。沒有不切實際的童話浪漫,沒有過份渲染的男歡女愛。厚實的嗓音和偶爾顫抖的唱腔具有難以匹敵的穿透力和感染力,簡單的吉他伴奏,和文學味道濃厚的筆觸,為民謠作了最完美的注釋。通過歌曲,Chapman表達對人生感到沮喪和失意之餘,仍對未來充滿希望。

雖說Chapman的歌曲型態根源於60年代的舊民謠,亦已出道超過30年,但在歌壇中,她仍然是一股清泉,仍是一股「新」聲與「心」聲,一把值得信賴的聲音。


樂言
音樂是一種集合人文、地域、歷史、過去與現實,而又令人愉悅的藝術,這正是讓筆者樂在其中的原因。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