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杯水】人之初性本善,你相信嗎?

冬日的夜幕焦躁不安,如饑似渴地淹沒中午那微薄的暖陽與清風,與凜冽在黑暗中共舞,無情地調戲著掉落的秋葉和衣著單薄的途人。
她雙手按著口袋裡的數個硬幣,躊躇不前。肚子咚咚的呼叫著,把思緒掩蓋得無影無蹤。忙了一整天,她滴水未沾,餓昏了頭,卻奉僱主之命為他們速遞「飯後甜品」。在搖曳的燈光與老舊的石牆的映襯下,我見猶憐……

Photo: Yahoo

冬日的夜幕焦躁不安,如饑似渴地淹沒中午那微薄的暖陽與清風,與凜冽在黑暗中共舞,無情地調戲著掉落的秋葉和衣著單薄的途人。

她雙手按著口袋裡的數個硬幣,躊躇不前。肚子咚咚的呼叫著,把思緒掩蓋得無影無蹤。忙了一整天,她滴水未沾,餓昏了頭,卻奉僱主之命為他們速遞「飯後甜品」。在搖曳的燈光與老舊的石牆的映襯下,我見猶憐。寒風一吹,襯衣下細小的她冷的瑟瑟發抖,但絲毫不減她的內心滿腔熱情:今天她遠在異鄉的兒子終於大病痊癒,不久後,在她兩年一度的長假期裡就能共享天倫之福。就這樣,強大的意念支撐著她過勞的身體,勉強阻止她被生活吞噬。看看手錶:十時一刻,她加快腳步,生怕遲了又會被責罵。

到了店舖後,她迅速從海量的食品挑選了幾個購物單中的甜點和一個給自己果腹的饅頭,用光錢付款後立馬返程。就在她邁出麵包店的一剎那,一把虛弱而無助的聲音引起她的主意,回過頭來時,發現一瘦骨零丁的身軀,縮在街燈照不到的角落裡,面容僵硬蒼白。一位老年男子蹲在紙皮上,發出求助的吶喊:「給我一點吃的吧!」看著男人衣衫襤褸,她於心不忍,但肚子又在此時不爭氣的上演了一首交響樂曲。她猶豫片刻,然後選擇把自己這天的三餐送給男人。

朦朧月色越發無賴,侵蝕著不起眼的樹枝與泥土。只是剛滿四十,但她走起來步履蹣跚,滿手老繭,皺紋滿臉,想必是飽經滄桑的婦人。在寒夜裡,她手中捧著不屬於她的甜點,肚子餓得早凹下去。然而,她臉上洋溢著的滿足笑容,逆風而行。

她並不是什麼大富大貴,只是離鄉別井、月賺四千的家庭女傭。

儘管貧窮,但心中富有。

人性本善?我仍相信。

一個18歲的平凡大學生,愛從細節看生活,搖擺不定,時宜過於憐憫,時宜過於苛刻,每天處於矛盾之中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 loading...

香港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