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杯水】向山區孩子學習


我是在大帽山的一條山中村落長大的,很多事情都不怕,好大膽。每天與其他小孩在充滿危機的鄉村玩樂,赤腳走過水管橫過河流、在急流的引水道游水、徒手爬上一至兩層樓高的石牆,然後從高處跳進儲水庫,插入水中深處,浮上來再跳過。站在水邊,蛇就在腳邊游過。 

自小燒柴煲水、學會做飯。父母要工作、上班後鎖上了門,我與哥哥放學回來又不知道鎖匙放在哪裏,常常不能回家,坐在門前給蚊子咬,爸爸下班回來見到我被蚊叮得滿身紅腫就很心痛。

我們住的村落只有一條巴士線,51號,但班次非常疏落,我們一班孩子每天早上結伴在巴士站等車,沒有父母在旁,什麼送上學什麼校車,那麼奢侈的事情,從未見過、想過。每天一邊等車、一邊擔驚受怕會遲到,所以鍛鍊到耳朵非常靈敏,一聽到山中傳出微弱的轟轟聲就歡天喜地叫出來:「巴士來了!」 

每天我們一班孩子會到山中水氹游水,到清澈的小溪徒手捉魚捉蝦,很多時候是我帶著弟弟兩人去,都是獨自進行,從未嘗過城市人的親子活動。

鄉村的生活充滿樂趣、亦充滿艱苦,每天的挑戰能夠訓練出一個人的冒險精神。所以有人曾經形容在鄉村長大的人有一種特質是城市人少有的,就是樂觀主動。

鄉村鍛鍊了我「不會放棄」的個性,而這個過性亦反映在我的工作及生活中。 

長大後,我們一家搬到城市居住,在城市裏每一樣東西都垂手可得,彷彿都在人的掌握之中,我就開始失去了一點鬥志。城市的競爭與奢逸增加人的不安感,漸漸地我想擁有更多,與人比較,容易自憐和抱怨。城市的速度亦令人失去了耐性,以往等待魚兒從石隙裏走出來的耐性,換成了急躁,做事想盡快得到成果。遇到挫折,我變得容易失去信心、容易放棄。 

城市能夠給人物質上的享樂,但卻奪去了人內心的平安和喜樂。 其實快樂很簡單,答案就是知足,聖經說:「只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 

昨晚看到這段視頻,我再被提醒,以往的鬥志回來了。童年的逆境,其實是祝福。遇到困難,我會迎刃而上,勇往直前,越戰越勇!


Sherry Lee
自少非常有膽色,小學時,被同學冠以「敢死隊」之稱。長大後當上《南華早報》記者,本色不變,憑着勇氣獲獎無數,現專職為公義發聲,不平則鳴。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