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讓人融化的爵士歌手Jacintha

習慣在午夜時刻,一點點沉淪,一些些想像,隨手寫幾行字、隨意看一本書。調低燈光,斜倚沙發,這個時候,總喜歡聽一些爵士樂。爵士樂是一種生活態度,散發的是優雅或內斂,深情或不羈,隨意或慵懶,沉溺或釋懷…

對於音樂,其實我懂得並不多,只是隨自己的口味,聽一些能觸動心底的旋律,通常也不會跟隨流行的程度。爵士樂對於我來說,則像咖啡或洋酒,不是姿意暢飲的那種,更適於獨自一人淺酌,加奶或加冰,喜歡的口味,隨心流動的恍惚,散亂的思緒,無主題的神遊,或讓自己沉溺於內心最深處的柔軟。

爵士樂似乎一向都不屬於亞洲,小野麗莎雖然是日本藉,然而從出生到成名都是在巴西,芸芸亞洲歌手中,唯一能駕馭爵士樂的,就只有林憶蓮。

幾年前偶然看到一張於1999年發行的《Autumn Leaves》專輯,發現了一個既特別,又美麗的名字——擇仙花,這名字屬於新加坡的爵士樂女伶Jacintha Abisheganaden。原本是不會買這張名不見經傳的新加坡女孩的爵士專輯的,可也幸虧是這些經典老歌,如Moon River、I Remember You等,不然倒是錯過了這張少有的HI-FI天碟。想來Jacintha膽子也不小,竟敢演繹這些陳年老歌,難度的確不小。但當將CD放入唱盤後,揚聲器中傳來的彷彿是天籟之聲,特別是那首“Moon River”,歌手近乎清唱,呼吸吐字,甚至歌手的異國口音都無不忠實呈現無遺。

再加上名製作人Joe Harley與錄音工程師Mike Ross兩人的攜手合作,打造出了這張細緻、極具臨場感的專輯,她的嗓音與唱腔幾臻完美,歌聲有若專門爲您演唱一般,真實而動人。錄音方面,更是我在聆樂歷程中遇到的最傑出的一張爵士女聲唱片。10年之內您也許再也找不到一張在錄音上能與之爭鋒的爵士女聲 CD!

當筆者把《Autumn Leaves》CD放入唱盤後,揚聲器中傳來的彷彿是天籟之聲,其中一曲是Jacintha演繹的1941年出品的經典情歌《I Remember You》。


於1957年出生的Jacintha,父母也是音樂人,爸爸是星加坡的印度裔古典結他手,而其中國裔媽媽則彈奏鋼琴。 在音樂世家的熏陶下,她從小習唱,學習鋼琴和吉他等樂器。她在各種各樣的音樂下成長,不僅喜歡爵士樂和流行音樂,還經常收聽來自不同地域的歌手,包括美國、南非、甚至巴西,的歌曲。除了音樂,Jacintha也喜歡寫作,在新加坡國立大學獲得了英語榮譽學位後,到哈佛大學攻讀創意寫作。 

Jacintha嗓音慵懶、溫暖又不失明晰甜美,極擅長演唱那種慢得似乎要讓時間停止的動人歌曲,並在每個拉長的音符中賦予聽者直入心田的深沉顫動。聲音呢喃着款款深情,心便會在這種樂聲的撫慰中漸漸沉靜,如斯靜夜,青煙淺縈,窗簾深垂,午夜的靈魂簡單得透明,或者被絲絲的心緒牽引着穿梭於幻思與真實之間飄蕩、遊曳。

溫和的聲線,散漫的鼓點,輕顫的低音,珠落的琴鍵,以及隨意的管聲,似酒般浸潤着神經,迷濛或恍惚之間,心便似順着流水般的旋律隨波而淌,而隱匿在骨子裏的景象卻越來越清晰。幾許回想,少許片段,些許意念,不斷地在眼前閃現,慢慢地就融成一個旋渦,才發現,那些早已侵蝕心底、滲透生命的感念其實無時不在地潛伏着,就等着這寂夜來佔據了身心,那無法揮去的渴望以及癡戀…

樓下夜歸的人偶爾發出的動靜更襯了午夜的靜謐,驚覺間,分辨着真實與幻思,就像醉後的掙扎,意象佔據了邏輯的清晰;黃昏、午夜、清晨,相依、低語……點點滴滴的過往與未至的期盼,若即若離的淺音與或真或幻的氣息,甘心在這夢囈般的氛意中沉浮翻疊,執拗地等待着鐫刻於靈魂的驚喜。心被滲透而融化成水,或者,柔軟若綿。

在其於2001年推出的《Lush Life》,裡面的十首歌曲的走向與之前專輯相仿,依然是爵士味濃厚的獨唱路線。唱片中的所有聲音都很輕,不管是爵士鼓還是鋼琴與薩克斯風,都爲了襯托這女聲而有了最好的發揮,很容易讓人沉醉在那個輕柔聲音的魅力之中,歌音溫暖地包圍在空氣中,迷人的句讀與呼吸,在牽引聆者毫無防備的意識…

在《Lush Life》的其中一首歌《The Shadow of Your Smile》,她的聲音讓人融化成水。


Jacintha的聲音酷似大名鼎鼎的前輩女歌手Shirley Horn。她於80年代涉足爵士樂界,並開始在美國各種音樂節上表演,在1983年推出第一張個人大碟《Silence》,隨後再發行三張唱片,但也名不經傳。 一直到1998年Jacintha在位於Hollywood的一家叫Groove Note的小公司發行的一張唱片《Here’s to Ben: A Vocal Tribute to Ben Webster》,她才開始成名。這也是Groove Note這家公司發行的第一張唱片,需要說明的是Groove Note的創始人來自美國最具規模的再版黑膠公司著名的Classic Records,所有音樂發燒友都知道“Classic Records”這兩個單詞意味着什麼,因此Groove Note走技術錄音的道路也是顯然的,從某種程度上應該說Groove Note與Jacintha互相成就了彼此,正是這張唱片讓這家小公司和Jacintha在Hi-Fi界聲名鵲起。

由於《Here’s To Ben》在業界與聽衆兩方面都獲得了良好口碑,所以此後的一切都顯得順理成章了,Jacintha之後從1999年到2004年總共發行的四張專輯都自然地選擇了與Groove Note合作。她在那種拖曳拉長的慢悠悠的爵士老情歌裏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而Groove Note在錄音上的技術性優勢也讓Jacintha在演唱上的感染力發揮到了極致,在她的唱片裏你甚至可以聽到她聲音最細微的變化,脣齒之間的吞吐氣息……那些在時光之河裏遺落的老情歌經過她的演繹就象一顆顆香醇至極的在舌間化開的巧克力,潤過你的喉嚨,等落到心裏時卻是翻騰暗涌着的萬千風情。

專輯《Here’s To Ben》中,她演繹了另一經典《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聲音極致


由於前兩張專輯《Here’s To Ben》和《Autumn Leaves》引起的巨大迴響,Jacintha在美國的主流樂壇與發燒界都獲得了相當的肯定,從此她的演藝生涯一片光明。2000年她受到邀請參加了由Antonio Banderas和Woodrow Harrelson主演的影片《Play It to The Bone》的電影原聲的錄製,在其中演唱了一首《Here’s to Life》。 2002年,在爲了紀念Karen Anne Carpenter逝世三十週年而誕生的《A Song For You,Karen》專輯中,Jacintha擔任了四首歌曲的演唱,經過改編後的Carpenter的那些流行金曲在她用爵士唱腔輕慢地演繹出來也是非常別緻,少了很多當年的流行火熱的感覺,多的卻是一番歲月沉澱的風味。

當然有時候我們也有疑問的,比如大家相信Billy Holiday聲音裏的枯澀與美妙和她自身的經歷有着千絲萬縷的關聯,而當時年輕的Jacintha這份慵懶從容得不屬於她這個年紀的成熟風情又從何而來呢?這與她經歷三段婚姻破裂不無關係。1983年,她嫁給美國律師David Scheffer,三年後離婚。1992年與創作歌手Dick Lee再婚,婚姻只維持了五年。之後於1998年她嫁給一名海峽時報記者,育有一子,但十年後也逃不過離婚的命運。 在她慢悠悠地輕吟淺唱之間,我們也能感受一點她經歷的滄桑。 

Jacintha的歌聲有一種非常高貴的品味,有一種讓人一聽難忘的魔力,韻味、細膩、柔情……那種如同化作千絲萬縷將你纏繞的嗓音,真實而動人,百聽不厭,說是「繞樑三日,不絕於耳」也不爲過!


樂言
音樂是一種集合人文、地域、歷史、過去與現實,而又令人愉悅的藝術,這正是讓筆者樂在其中的原因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