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講】移民的「誘因」


這段時間,香港人最關注的是打疫苗的「誘因」,很好笑,打疫苗的「誘因」應該是為了自己和身邊的人的健康安全,但卻需要提供額外的吸引力,其他地方都是一針難求,在香港卻是有針不要。放眼世界,香港是一個荒誕的現象。

這就是香港人,什麼事情都盤算得極致。

這裡討論的「誘因」不是針對疫苗,而是香港另一個現象:移民。

除了新冠疫情和疫苗,香港人近大半年來都在關注和討論移民,身邊有很多人都談論移民,當中有些人已經決定移民,而且大多數都考慮移居到英國,這其中有什麼「誘因」呢?

答案是:國安法的落實,是一個「藉口」,小孩可以有更好的教育環境,才是最大的誘因,而英國新出台的移民政策,移民門檻低,是一個機會。以後小孩讀完書,還是會回來香港,當然,如果香港政府不拒絕他們回來定居的話。如果不是為了給小朋友更好的教育環境,移民的數字應該會減少百分之七十。

相比為小孩提供更好的教育環境,政治原因還是次之。香港人的盤算十分現實,趁這個時候移民門檻低,離開香港,送子女出國讀書,這才是移民最大的動力。

香港近年的政治紛爭,大部份的主力源自於教育界。君不見那些反修例聚眾講粗口要求開冷氣的中學生,那些咄咄逼人欺凌內地大學生的香港大學生,香港教育出來的下一代,除了藍營人士大聲聲討之外,不好意思,連一班支持反修例運動的黃絲家長,也不敢恭維。他們用實際行動,帶著小朋友遠走高飛,表面上看,是對國安法實施的政治表態,實際上,是對香港教育出品的學生質素的無聲控訴。

Students at Chinese University hold a protest to call for the September 2 boycott. Photo: Dickson Lee
香港教育出來的下一代,除了藍營人士大聲聲討之外,連一班支持反修例運動的黃絲家長,也不敢恭維。他們帶著小朋友移民,遠走高飛,是對香港教育出品的學生質素的無聲控訴。圖片:Dickson Lee/SCMP



說到這裡,移民人士看了一定會大聲疾呼反對,我們不是對香港的學生不滿意,而是對香港政府的教育制度不滿意,所以要走。客觀地說,香港的小學、中學、大學教育水平在全球水平就算不是頂級也接近非常高的水平,這是政府的政策下得到的成果,移民的小朋友在外地也不一定能入讀到當地最高水平的學府,甚至會入讀更差於在香港原先的學校。

再者,香港學生在政治行動表現的低劣質素,跟香港的教育制度沒有直接關係,反而是學生們容易受政治煽動而表現出無知和滑稽。政治煽動源於老師、家長、互聯網、社交媒體,而這年青一代正是社會泛政治化大環境的產物,非常遺憾。武大郎玩夜貓子,什麼人玩什麼鳥,說的就是這個現象:有低劣的政治謊言和假新聞,就有低劣的政治打手和無知學生。

看看那些教導歪理、專門網上起底的老師,和那些帶著年幼子女遊行的家長,逢中必反,肓目狂熱追求「民主」,和以政治立場先行的表態,令人痛心。現在,移民的人口中仍說是政治表態,但實是經過盤算之後才做決定,仍然去不掉內心那種現實、貪小便宜的一些港人劣根性,趁「便宜」移民,給子女讀書。可是,在沒有充分準備,條件未成熟的情況下,就貿然輕率移民,結果對小朋友的成長是好還是不好,大家值得思考。

香港這一波移民的人口中說的那一套政治理由,除了不便明言不想子女變成那些欺凌別人講粗口的低劣學生,還想把內心那種不敢啟齒的媚洋心態、和甘願做二三等公民心態掩飾一下罷了。

坦誠地說,下一代的香港學生,少了這批移了民的學生和家長,應該是風更清,氣更正。


狄曬看
取之於粵語滴晒汗,一般形容一些比較反常、激烈、可笑、可悲的個人或社會行為, 針對性發表的個人看法,引發人們對社會事件有更深入的思考。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