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失去它,就像魚離開水,努力掙扎,也難逃奄奄一息的命運。

隨意的坐在任何角落,每日徜徉在文字的浩海裡,在時空的交錯變換中,任青絲慢慢變成白髮。

對於我來說,朝起捧着一卷書,迎接煙嵐霧靄,太陽初升,便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在書中,可以穿梭到千年之前,與大文豪蘇軾賞月吟詩,竹杖芒鞋,一蓑煙雨,彷彿自己也跟着那顆明淨的心,敞亮起來。

可以與曹操一同觀滄海,看日月星辰沉入浩渺無際的海水中,胸中激盪起萬丈豪情;可以與陶淵明一起迴歸田園,採菊東籬下,把酒話桑麻,在遠離塵世的桃花源隱姓埋名,搭建一個屬於自己的烏托邦。

書中的每個字都將幻化成一個個音符,穿過歲月的長河,在我的心裏匯成美妙動聽的樂章。

在字裏行間,那捧着書卷的聖人賢者,衣袂飄飄,信步向我走來,與我對坐在書案前,笑談繾綣連綿的心事,暢聊虛無縹緲的人生,探討宇宙洪荒的祕密。

彷彿他們只是以寄居在書中的這種方式,活在我的心裏。我手指慢慢地翻動書頁,紙張摩挲地沙沙作響,如一曲高山流水的天籟飄進耳裏。

我隱約地看見,在白雲繚繞,羣山環抱的密林深處,一掛飛瀑從天而降,伯牙端坐在一棵千年古松下鼓琴。

琴音就似長出了翅膀,起伏在空山幽谷中,時而如高山巍巍,時而似流水蕩蕩。在旁的子期沉醉於絲竹,將心中的這般圖景描摹給伯牙傾聽。

Bücherei Café – Gemeinde- und Pfarrbücherei Obertraubling
書中的每個字都將幻化成一個個音符,穿過歲月的長河,在我的心裏匯成美妙動聽的樂章。


我之於書,就像伯牙遇見子期,在人生海裡覓得一知己,此生足矣。

喜歡在雨打芭蕉的窗前,坐在書案旁靜聽雨聲,萬物歸於岑寂,只聽得到一片蛙聲滌盪進心海裡。

此時,更適合捧起一本珍愛的書來細細品讀。

我看見,黛玉清掃着落花的清豔遺骨,一瓣一瓣地裝入絹袋中,扛起鋤頭,暗灑清淚,將它們葬在花冢裏,連同她那綿綿無期的愛情。

我看見,範柳原在戰火的濃煙中,風塵僕僕地朝白流蘇走來,面對生死的那一瞬,他們之間關於愛的博弈,早已淪爲泡影,只剩下兩顆真心輝映在淚眼婆娑中。

我看見,在雨後第一縷晨光的熹微裏,達西正踏過灑滿露珠的青草地,緩緩走來。伊麗莎白奮不顧身地奔向他,與他相擁在煙霧瀰漫的曠野中。

每一個愛情故事,或悽婉悲涼,或百轉回腸,或幸福圓滿,不論結局如何,都是關於自我的解脫,和對生活的釋然。

在書裏,一切都將打破時空的限制,從遠古穿越到現代,從大洋此岸延伸到彼岸,乘着時光機自由穿梭,彷彿靈魂也深入到每個書中人的意識裏,體驗到他們的一生。

在有限的一生裏,無數次體驗別人的人生,豐沛了內心,滌淨了靈魂,還有什麼比這更美好的事?

我彷彿看到,當我走到人生的邊緣,齒牙搖晃之時,伴着落日的餘暉,在一張藤椅上輕輕搖晃,戴着老花鏡,捧着書癡讀的樣子。

此生,不管世間多紛亂,我唯願伴着書香歸隱,隱到時光變老,歲月荒蕪。


樂言


作者最近的兩篇文章: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