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海侯:治港,什麼才是“愛國者”?



2014年6月,國務院新聞辦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這是我國1991年以來發表的白皮書中,有關香港問題的第一份。

“白皮書”無疑是重要的。它首次提出了“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的核心概念,首次明確了“一國”與“兩制”的關系,也對“一國兩制”中的一個重大問題作了進一步地厘清。

這就是“港人治港”的界限和標准。


香港,特區之特,一般概括為三句話:

“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一國兩制”是香港特區的基本方針,即實行“一個國家,兩種制度”;高度自治是香港特區的行政和法律地位,即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

而“港人治港”,是香港特區在中央授權自治範圍內的管理方式和運作模式,既是“一國兩制”的應有之義,也是“一國兩制”的具體體現。

“港人治港”以一種管治理念和治理方法提出,寫入基本法中,直接確定了香港特區全面落實中央管治權的政治路線、組織路線和幹部方針政策。

“港人治港”的表義是清晰的。但對於“港人治港”的內涵和外延,香港坊間卻多有誤區。對於香港反對派來說,這一“概念”更大有文章可作:

——理解上的簡單化,認為“港人治港”就是香港人治理香港,任何香港人都可以治理香港;

——認識上的片面化,認為“港人治港”淡化了中央角色,排除了中央駐港機構在香港的地位和作用;

——思想上的極端化,認為“港人治港”意味著香港的“完全自治”、香港人的“全面管治”。

以錯誤的認識影響社會的認知,用錯誤的社會認知制造民意的逆流,挾民意的逆流煽動政治的對抗,香港回歸23年來,反對派宣傳並利用他們理解的“港人治港”,頻繁解構、沖擊、挑戰香港的憲制秩序:

——以港人之名,通過擴張自治權,否定“中央授權”的本質;

——以民主之名,通過選舉代理人,實踐“本土自決”的陰謀;

——以普選之名,通過栽培特首“跑馬仔”,追逐“和平演變”的可能。

太長時間以來,“港人治港”,因被主觀誤導、刻意扭曲,某種程度上竟成為風險點,成為落實中央全面管治權的障礙。

“港人治港”的表義是清晰的,但香港反對派卻把這“概念”大作文章,認為“港人治港”意味著香港的“完全自治”。圖為立場新聞的設計圖片,報導2015年港台《鏗鏘集》的一個民調結果,其標題指“逾半港人對「港人自治」信心減“,反映“港人治港”被媒體刻意扭曲。



“港人治港”當然不是可以“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從提出之初,它就有界限和標准。

1984年,鄧小平會見香港鍾士元等人時發表講話。他直接點出:

“港人治港有個界限和標准,就是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未來香港特區政府的主要成分是愛國者,當然也要容納別的人,還可以聘請外國人當顧問。什麼叫愛國者?愛國者的標准是,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

這段話人們很熟悉;在香港回歸前、回歸後,也均被有關方面反覆提及、反覆強調、反覆申明。

然而,香港一些人卻從這段話中找到了“空間”——反中亂港的空間。他們以為:

——小平的相關說法,只提到了“特區政府”,而沒有提到立法、司法機關;

——小平的相關要求,僅僅說的是“主要成分”,並沒有說必須全部求愛國;

——小平的相關表述,在基本法中沒有直接體現,基本法從頭到尾沒有“愛國”二字,而只是對主要官員作出了“由香港特區永久性居民的中國公民”擔任的要求。

只看一面,不看全面;只看字眼,不看本義;只看下一句,不看上一句,只看想看的,不看不想看的。在香港反對派眼裡,“港人治港”的界限和標准模糊了起來。

問題是,小平同志的話真得講得不夠清晰嗎?

對這段話,我們同樣可以提出以下幾個問題:

——在治理香港上,特區行政、立法、司法機關是不是都有角色、都有職權與職責?愛國者為主體的要求是不是可以普遍適用?

——“主要成分”是不是需要呈現為一種“鮮明特徵”和“總體印象”?小平同志強調的是“普遍性”還是“特殊性”?

——基本法的條文是不是已經體現了愛國的要求,是不是已經保証了愛國的要求?

一個很明顯的邏輯是,小平同志這段話,要表達的核心意思、表明的基本態度只有一個:愛國愛港者治港。這就是理解“港人治港”要把握的界限和標准,落實“港人治港”要體現的基調和主線。


Image result for
1984年6月,鄧小平在北京會見鍾士元時提出「愛國者治港」的標準,指:“港人治港有個界限和標准,就是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 圖片:文匯網




不能正本清源,所以爭議不止;只有正本清源,才能定紛止爭。

2014年,《“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發布。它堅持問題導向、目標導向和結果導向,針對“港人治港”理解和實踐的問題,作出了全面清晰的闡釋:

 —— “港人治港”是有界限和標准的,這就是鄧小平所強調的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對國家效忠是從政者必須遵循的基本政治倫理。

——在“一國兩制”之下,包括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等在內的治港者,肩負正確理解和貫徹執行香港基本法的重任,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職責。愛國是對治港者主體的基本政治要求。

——如果治港者不是以愛國者為主體,或者說治港者主體不能效忠於國家和香港特別行政區,“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就會偏離正確方向,不僅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難以得到切實維護,而且香港的繁榮穩定和廣大港人的福祉也將受到威脅和損害。

“白皮書”發表的當年,香港發生非法“佔中”事件;2016年農歷春節,香港發生“旺角暴亂”;2019年,香港發生回歸後最大的政治危機——修例風波。



Image result for 2014年,《“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發布
2014年,《“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發布,對“港人治港”的理解和實踐,作出了全面的闡釋。圖片:網上




無疑,“白皮書”推出當時,中央已經看到了香港的問題所在,已經預見了香港政治秩序可能的混亂。只是,香港的問題早已積重難返,在缺乏有力行動防範、矯正、懲治的情況下,危機終於在後面幾年集中爆發了出來。

或者說,中央早就意識到香港需要撥亂反正,但對香港的撥亂反正,直到2020年全國人大決定就香港國安立法,才找到了真正的“抓手”,實現了認識論和方法論的真正統一。

——要治理好香港,必須“反中亂港者出局”,必須用制度保証“反中亂港者出局”;

——要治理好香港,必須“愛國愛港者治港”,必須用制度保証“愛國愛港者治港”;

——要治理好香港,必須堅持全面的準確的“港人治港”,必須用制度保証特區行政、立法、司法等機關均要由愛國者治理。


2020年11月1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作出決定,港府當天隨即據此宣布取消4名泛民議員資格,引發泛民主派總辭。要治理好香港,必須“反中亂港者出局”。圖片:周滿鏗/眾新聞




所以我們看到,2021年1月27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聽取林鄭月娥述職報告後強調:

香港由亂及治的重大轉折,再次昭示了一個深刻道理,那就是要確保“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必須始終堅持“愛國者治港”。這是事關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事關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根本原則。只有做到“愛國者治港”,中央對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才能得到有效落實,憲法和基本法確立的憲制秩序才能得到有效維護,各種深層次問題才能得到有效解決,香港才能實現長治久安,並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應有的貢獻。

人們需要注意的是,相比小平同志的講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論述又有新的發展:

——愛國愛港是統一的,堅持“愛國者治港”,就能確保“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

——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與香港長期繁榮穩定是統一的,堅持“愛國者治港”,就能保障國家和香港的各種根本利益;

——落實中央全面管治權和解決香港深層次問題是統一的,堅持“愛國者治港”,就能一體謀劃推進國家和香港的未來發展;

——更重要的是,“港人治港”所要求的愛國者,當是根本的、基本的,當是純粹的、全面的、普遍的,所謂的“以愛國者為主體”為的就是保証和實現“愛國者治港”。

也就是說,堅持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治港”,強調的只有三個字:

“愛國者”。

Image result for 2021年1月27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聽取林鄭月娥述職
2021年1月27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以視頻連線方式聽取了林鄭月娥的2020年度述職報告後,發表講話,堅持“愛國者治港”能確保“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圖片:視頻截圖




孫中山先生說,做人最大的事情,“就是要知道怎麼樣愛國”。

愛國主義是具體的、現實的。“港人治港”的愛國者,也是有明確定義和具體指引的。

在1984年小平同志的講話中,他給出了三個標准:

尊重自己民族;

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

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

這是大的論述,內涵其實很豐富。結合國家歷史與現實,結合香港歷史與現實,我們還可以給“愛國者”制定更為具體的定義。

從正向的7個維度來看,“愛國者”當:

——愛歷史的中國,愛當今的中國;

——尊重中華民族,認同民族身份;

——擁護國家主權,擁護“一國兩制”;

——維護香港繁榮穩定,推動香港繁榮穩定;

——遵守國家憲法,遵守香港基本法;

——擁護中央全面管治權,維護特區憲制秩序;

——擁護祖國統一,為實現祖國統一而努力。


■鄧小平當年已多番闡述「愛國者治港」原則。圖為1984年鄧小平會見香港工商界訪京團。 資料圖片
圖為1984年鄧小平會見香港工商界訪京團時,已多番闡述「愛國者治港」原則,給出了三個標準: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圖片:文匯報




從反向的9個維度來看,“愛國者”當:

——不能以愛中華文化替代愛國,替代愛中華人民共和國;

——不能以愛港替代愛國,以愛香港人替代愛中國人,讓香港居民身份優先於國家公民身份;

—不能將“兩制”與“一國”等量觀之,將“兩制”凌駕於“一國”之上,將“一國”與“兩制”關系視為矛盾沖突;

——不能承認國家主權而否定中央授權,將“高度自治”視為“完全自治”,弱化中央管治香港的角色,否定中央駐港機構在香港的角色;

——不能視憲法與香港無關,視基本法為法律最高權威,選擇性接受憲法規定的內容,用基本法排除憲法規定的要求;

——不能無視中國共產黨是國家執政黨的政治現實,尊重國家不尊重執政黨,否定執政黨對香港的管治路線和方針;

——不能破壞香港繁榮穩定,以民主之名阻礙、干擾香港繁榮穩定;

——不能沖擊甚至顛覆香港的憲制秩序和建制體系,將特區行政、立法、司法等僅視為香港的政治體制,以為不涉及國家安全與國家利益;

——不能阻擾統一台灣。

香港國安法公布施行後,香港有些人刻意提出一些問題,如可不可以喊一些口號,可以可以罵一些官員,可不可以利用選舉制度獲得民意授權,可不可以站在台灣民進黨一邊等等。認真對照以上方面,不難找到答案。


組圖1:沒有共產黨 才有新中國大遊行
2006年10月1日,一批民間團體在香港遊行,聲稱愛中華文明,但不要中共。他們是否“愛國者”?圖片:網上




2019年,習近平在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

“一個人不愛國,甚至欺騙祖國、背叛祖國,那在自己的國家、在世界上都是很丟臉的,也是沒有立足之地的。對每一個中國人來說,愛國是本分,也是職責,是心之所系、情之所歸。”

總書記2018年還說過,“愛國是一個人立德之源、立功之本。”

在香港,於落實“港人治港”而言,要解決本分和職責的問題,也要解決立德、立功的問題。

——有愛國的情懷,是否有愛國的勇氣?在碰到修例風波時,是外出休假了,還是立足本職與黑暴進行鬥爭了?

——有愛國的覺悟,是否有愛國的能力?在維護香港繁榮穩定上,是空喊口號、空泛表態,還是見人見事、有言有行?

——有愛國的操守,是否有愛國的行動?在解決香港深層次問題上,是追逐個人名利、盯著個人既得利益,還是團結群眾、服務基層、敢於自我革命,踏踏實實地做民生工程,為香港改革發展建言獻策?

在香港,更要警惕和解決一些人打著愛國旗號跑馬圈地的問題、內部傾軋的問題。

——和別人意見不一致,就扣上一頂不愛國的大帽子,說人家惜身不惜國、愛權不愛國;

——把愛國當作籌碼在兩地間討價還價,把愛國放在嘴上,把利益揣到兜裡;

——不實事求是,追求好大喜功,幹了屁大的事都要總結出經驗一二三,把弱項吹成強項、問題包裝為成績;

——在北京愛國,在香港愛港,在英美親英美,把愛國愛港對立起來,當兩面人。

政治立場要靠政治效果來檢驗,在愛國上,同樣如此。愛國,不應當成為口號,也絕不容忍成為博取利益的籌碼、打擊隊友的武器、包裝自己的材料。


民建聯領導層昨舉行記者會,提出「變革香港」,建立完善愛國者治港機制。
1月底,民建聯領導層舉行記者會,提出「變革香港」,建立完善愛國者治港機制。靖海侯提出:「有愛國的操守,是否有愛國的行動?在解決香港深層次問題上,是追逐個人名利、盯著個人既得利益,還是團結群眾、服務基層、敢於自我革命,踏踏實實地做民生工程,為香港改革發展建言獻策?」圖片:星島日報




香港正處由亂及治的重大轉折,局面來之不易。

完成這一轉折,鞏固這一局面,“港人治港”是重要一環,肩負重要責任。

有效落實中央全面管治權,中央有工作要做;“港人治港”的“港人”,有工作要擔。

要想做個“愛國者”、被視為真正的“愛國者”,不妨再重溫一下總書記2017年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立法、司法機構負責人的要求:

“希望大家服務香港、服務國家的初心始終不變,繼續關心香港和國家發展,繼續支持新任行政長官和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施政,促進香港和內地交流合作,引領青年一代繼承好愛國愛港光榮傳統,為把香港建設得更加美好、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作出新的貢獻。”

一言以蔽之,一個愛國者,當有不變的初心,當有持續的努力。



靖海侯
內地知名博客,資深傳媒人,以敢言及持平見稱。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