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茉莉花帶來的一串回憶

今天朋友秋明送我一幅照片,是他剛剛摘下來的茉莉花,一朵一朵清幽的小白花,放在小碟上。花是他家裡種的。「我從小時候,家裡種的一盆,搬到那裡都帶著。其實也是對母親的一種懷念,是她當年一手栽種的。」

小時候,我家有一個花園,是我每天尋幽探秘冒險的地方。花園裏有一棵茉莉花樹,高度至我的肩部,夏天長滿了花。

我最愛茉莉花,花的底部有一個小孔,小時候用來穿頸鍊。我用我柔軟的小手,拿着一支穿上了線的針,穿進花底的小孔至頂部走出來,然後再穿上另一朵花…做成一串花之項鍊,戴在頸上。

茉莉花,花香撲鼻。

我用我柔軟的小手,拿着一支穿上了線的針,穿進花底的小孔至頂部走出來,然後再穿上另一朵花…做成一串花之頸鍊,戴在頸上。



我的家還有一棵巨大的樹,長滿白蘭花。我每天都爬到高高的樹幹,再徒手爬到橫枝採花,又送給鄰家的小孩。白蘭樹的木質是很脆的,很容易會折斷,我就是這樣的大膽!

我把白蘭花的樹幹,跟對面一棵大樹的樹幹用我在英軍軍部可以說是「偷回來」的大麻繩綁起。麻繩很粗很長,我將它分高低兩條平衡橫放,相距是一個小孩站起來的距離。每天我及鄰家的小孩,緊握着大麻繩,搖來搖去,又沿著繩由一棵樹走到另一棵樹,樂透了!這是我最自豪的童年回憶,因為是我自創出來的玩意!

我差不多每天都赤腳來回走過引水道上一條黑色的鐵水管,下面是滾滾的流水,彷彿是走過獨木橋,為的是挑戰自己,但從未掉下去!另一個原因,有段時間,我發現橋的另一邊有很多野生蕃茄,又紅又大,我便採摘下來給媽媽。

還有,我最享受8號風球,在暴風雨中,全身濕透的我,由兩層高的高度跳進水塘集水區的水中。

這就是我,很愛挑戰!

就這樣,膽子就練大了,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敢死隊!

在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每當小息,我也跟幾個男孩和一個女孩跑來跑去。我常常跑贏那些男孩,所以我感到有一個男孩很喜歡我,因仰慕而喜歡。我也暗暗喜歡他。敢死隊這個花名是他給我的!

真想再遇見他,但我連他的樣子是怎樣也完全忘記了。


Sherry Lee
自少非常有膽色,小學時被同學冠以「敢死隊」之稱。長大後當上《南華早報》記者,本色不變,憑着勇氣獲獎無數,現專職為公義發聲,不平則鳴。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