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析】香港下的一場春雨

這場雨,是為香港而下的。

曾經聽蔡瀾先生講過一個故事:有一次他帶拍攝隊伍去東南亞一個地方拍戲,為了拍攝過程順利,請了一個德高望重的法師,祈求拍攝過程不要下雨。法師為他們做了一場祈禱法事,之後蔡生帶著隊伍開始拍攝,可是,拍攝的時候,天還是下了一場大雨,拍攝計劃打亂了。於是蔡生就詢問法師,為什麼做了法事還是下雨,讓他的團隊損失嚴重。法師對他說,這場雨,是為需要雨水灌溉農作物的農民而下的,蔡生聽了之後,沒有再追究法師,反而更加敬佩法師的大愛。

是的,很多人為了達到自己的訴求,竟把其他人的需求置若罔聞,甚至不惜破壞身邊的事物。香港近十年來的政治紛擾,就是有很多人盲目爭取自己的權益或者爭取能為所欲為的「自由」,甘願為利益集團利用,置香港的發展和福祉、國家民族的復興大業於不顧。議會亂局、反國教、佔領中環、反修例運動、黑暴橫行……

可幸的是,黑暴已然絕跡,蘋果日報停辦,教協解散,民陣解散,這些團體的行動的動機,和去年陳方安生發表宣言退出政壇是一樣的,潛台詞是:「我/我們不敢再把香港搞亂了。」這些事件表明:無論你的口號有多麼的高尚,但卻違反道德,和外國勢力走在一起,損害了香港的發展,損害了國家民族,一定是沒有好結果的。

如果現在仍然有人說這些人、團體爭取的東西沒有損害香港和國家的利益,那麼請他們回顧一下2019年黑暴橫行的香港,有多少無辜的人因此而惶恐不可終日,有多少人畢生努力成果毀於一旦,國家因此而費多少心思和打貿易戰的美國和眾多西方國家搏弈。雖然很多相關人士和團體逃過法律刑責,沒有被拘捕或是被法官定罪,但他們所作所為的結果,已經讓很多香港人和國家民族離心離德,單憑這一點,解散已經是他們最好的命運,如果想以解散搏取同情,那可真的是其心可誅。

之前有孤狼式的襲擊警察事件,那個無辜的警察做了什麼,他只是在街道上維持秩序,卻遭此毒手,竟然有人為行兇者吶喊叫好,這是什麼世道,香港已經暴戾至此?無知至此?狹隘至此?孤狼殺人的目的是殺掉正義,但正如近代中國學者聞一多先生在1946年7月15日其最後一次演講中說的名句(演講是悼念三日前被暗殺的李公樸先生):正義是殺不完的,因為真理永遠存在。

闻一多高孝贞:恋爱入佳境,渐深难分离,我与包办妻子的盲婚哑嫁_网易订阅
1946年7月15日,著名學者聞一多先生在李公樸的追悼會上發表了其《最後一次演講》,說: 正義是殺不完的,因為真理永遠存在。會後,他也遭特務暗殺了。圖為聞一多在同年2月27日在其任教的昆明西南聯大演說。


李公樸是當時支持共產黨的文人,因呼籲民眾反對國民黨獨裁統治,在昆明被國民黨特務殺死,聞一多在其追悼會上演講,怒不可遏地痛斥國民黨暗殺異己的卑劣行徑,並對腐敗的國民黨作出尖銳的揭露和批判,然而,就在他當天下午回家的途中,也遭特務暗殺了,頭部中彈身亡。聞一多和李公樸兩位正義先軀被殺的事件發生在國民黨陣營到了苟延殘存的階段,他們唯有用暗殺這等無恥手段去達到目的。正義雖然有時候會遲來,但必定會到來。共産黨在1946年後的短短三年內就把國民黨打敗了,並建立新中國。

在這史稱「民國末期最著名的政治暗殺」中的國民黨亦反照今天香港的反對派。像當年的國民黨,他們使出了暗殺的手段,正好引證反中亂港份子已經到了垂死掙扎的階段了,這恰恰表明:正義回歸香港。

一個社會,如果在追求民主自由、言論自由的時候,以謊言煽動他人、扭曲道德觀念、破壞社會秩序、勾結外國損害自己國家民族利益,甚至用上暗殺手段,那受到傷害的是更多的人,這種追求訴求的行為是令人不齒的,亦必須承受法律的制裁。

香港國安法出台,選舉制度的完善,像一場春雨,澤潤香港,沖刷了依附在香港人身上充斥著反中、嫉恨、暴戾、狹隘、反民族的污泥,而且正義的雨水正在滲入香港的土地,為香港制造大量的有機元素,讓香港健康的成長。

香港,是時候「放開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


狄曬看
取之於粵語滴晒汗,一般形容一些比較反常、激烈、可笑、可悲的個人或社會行為, 針對性發表的個人看法,引發人們對社會事件有更深入的思考。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