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國際輿論場上的挑戰


在國際這個輿論場上,主旋律就是反中國,所以社交媒體只要巧立名目,就能在不引發任何反感的情況下,輕易對中國官員或有影響力人士,甚至支持中國的言論,的帳號封禁。這就是西方的“言論自由”。

在多年前閱讀邊芹的《誰在導演世界》時,講述了當西方文明與東方文明相遇時所產生的摩擦和沖突,還覺得裏面的措辭有些危言聳聽,外媒對中國怎麼會敵視到這種程度呢?

但就這幾年的情況看來,似乎西方對中國的敵視,已經寫進了西方政客的骨子裏,流淌在血液裏。

對於中國,想必他們是既怕又恨,因爲真實的中國並不會隨着他們在媒體上的描摹而止步不前,恰恰相反,即便近年來中國的經濟增速有所下降,但相較於西方國家,仍然處於高速狀態。

但“天朝上國的美夢”卻使得一些西方固步自封,而且西方的民衆長久以來的閉目塞聽也使得他們能夠在輿論上佔得一時上風。

於是,對現實中國的反映就成了他們的“臥榻之側”,根本不容許他人酣睡。

這就是西方政客眼裏的“真相”

之前我曾經批評中國媒體的宣傳破不了壁,跳不出中國的輿論場,就是在圈地自萌。

現在想想,其實還是苛責過多,西方政客對中國的天然仇視,似乎連讓中國媒體宣傳的餘地都不留。

曾幾何時,美國國會山報還發表署名文章,鼓動美國司法部打壓包括新華社在內的諸多媒體上的官方賬號,而緣由居然只是我們在講述“中國故事”。

在中國的輿論場上,如果行政力量過多干預,勢必會引發輿論反感;中國為了保護市民不受謠言影響,以“防火牆”過濾可以進入中國的網站便是一個例子,因為很難博得輿論同情。

既然主旋律就是反中國,所以只要巧立名目,就能輕易封禁掉對華友好且反映事實真相的賬號。

其實在我看來,俄羅斯的方式是值得借鑑的。我們需要團結對華友好的西方人士,培養我們自己的“帶路黨”,以他們的視角出發,揭穿西方的民主真相。

要麼就抓緊時間發展經濟,因爲經濟體量的龐大會使得他們放下先前的偏見,厚着臉皮過來了解中國。當然,就目前的形勢來看,這似乎很難,因爲當我們成長到足以威脅他們的地步時,有些國家就會想着法地過來搞我們。

所以如何在斡旋的情況下,保持經濟增速,以期待後來的西方“睜眼看中國”,了解中國,對我們來說是個很大的挑戰。

可不管如何,這幾年起碼讓國際上的大多數人看清了何爲西方的“言論自由”,而這就大大擠壓了西方搞垮其他國家的手段的生存空間。

這也能算是好事一樁吧!


市井

請分享文章,支持我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