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封了,我的病怎麼辦!

今天廣州傳來官方解封的消息,之後...

一段逃出重慶後的經歷

講下個人感受,我由11月6日飛到...

夏寶龍:「一國兩制」這一好制度必須長期堅持

把握中央精神,才能把握管治香港的...

【社論】讓國安法為自己辯護吧,公義必會得到彰顯!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被控違反《國安...

【社論】香港仍然尊重一國兩制嗎?(二)—— 由官場的內地化說起

今天的香港,在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七...

【社論】香港仍然尊重「一國兩制」嗎?(一)—— 撼動司法獨立

回歸前的1980年代初,前國家領...

一針見血的星加坡學者

視頻中回應西方媒體對中國帶有偏見...

【小品】初戀情人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經歷過,與心愛的...

尋老師記(一)

臨睡前看聖經,看了不到四行字,突...

靖海侯:刀削麵“涉黄”

出門辦事,事畢已是中午,朋友們肚...

A Man who Never Quits

As a pianist who...

【傳媒】黃金歲月情懷的新聞報業

作為香港有四十年報齡的報人,深深...

靖海侯:摒棄“政治中立”,是香港政治上的覺醒和進步

香港《公務員守則》規定:公務員必...

【書評】《象棋管窺》 訴說象棋的前世今生

經加拿大朋友認識了青田教育中心的...

靖海侯:一場行政主導下的“閃電戰”

憲制秩序不彰,行政主導不能,是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