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I won’t be silenced!

音樂對人類非常重要。 在人生的路...

對於香港,Malcolm X 的話,力量依然

今天早上朋友傳來一個Facebo...

Sherry Lee:什麼人是「才」?

昨天,本報刊登了《香港再無才子才...

後記:「愚公植樹」者的智慧

12月1日,本報刊登了一個人物故...

Sherry Lee:政治與友情

情,在政治中,輕於鴻毛。早前,一...

透視報主編:我們的作者

最近,我誇口說 ——「有品味的人...

【散文】與葉子的偶遇

今天午飯後,走過回家路上的小徑。...

Sherry Lee : 蟲衆批林鄭文章後記

作為記者,我在多年前已經給了自己...

Sherry Lee :蟲衆批評林鄭,有否反思自己?

特首林鄭月娥以往做官的時候,是非...

Sherry Lee:Facebook的回憶

有時候,Facebook不知什麼...

Andre Vltchek (1962 – 2020) – The one who spoke up for Hong Kong

While everyone w...

【傳媒人手記】Andre Vltchek – 敢言者之死

在眾人不敢說話時,他為香港走出來...

【傳媒人手記】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

沒有光纖網絡,怎能做媒體的工作呢...

【傳媒人手記】隨Sam回到記憶裡(二)重尋香港價值

香港的黃絲和藍絲從來沒有走在同一...

【傳媒人手記】隨Sam回到記憶裡(一)

昨天早上,有朋友通知我,許冠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