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教育】教育是什麼?

多年前認識鮮魚行小學,是因為訪問了一個在尖沙咀露宿的英國人,他曾經做過老師,後來因傷失業,流落街頭並酗酒。校長願意請他重新再做教師,由低做起,給他一個機會。這需要教育者的勇氣。

鮮魚行學校今天在校推行國民教育,猶如在渾濁的香港吹入一口清新空氣。但在香港這個“教師荼毒學生仇中”的教育環境裡,校長能夠冒著被批“染紅”的風險,逆流而上推行國民教育,有多少人可以做到?

然而,這個就是教育者對學生最好的身教,讓他們學會做人不應隨波逐流,否則只是平庸之輩。

學生會學懂做人所需的勇氣。

這個過程就是教育。


Sherry Lee
自少非常有膽色,小學時被同學冠以「敢死隊」之稱。長大後當上《南華早報》記者,本色不變,憑着勇氣獲獎無數,現專職為公義發聲,不平則鳴。

影片來源:新華社視頻/幫港出聲剪輯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