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人手記】Facebook的回憶


有時候,Facebook不知什麼原因常常彈出我在2014年所發的帖文,說是我的「回憶」,真是非常驚嚇!我不知道Facebook是怎樣甄選給我的回憶,彷彿要提醒我,你忘記了你在2014年時振振有詞的說話嗎?想動搖我今天的立場?

大家知道2014年佔中的事了,不用交代。

為何不見它給我家庭照?因為我從未貼出過,因為以往不懂怎樣post!為何沒有其他分享?因為我不會分享食物、驕人成績、不想分享無聊瑣碎事…因為我常常說公義,滴汗!除了這些,原來沒有說過其他的了。可能是這個原因,在Facebook我沒有真正的朋友,我也不在乎,因為最近有人對我說:「Facebook就沒必要認真了」。這是令人傷心的一句,但亦非常真實。

好了,不知是人家沒有選擇,還是有心挑戰我 、諷刺我,Facebook常常都是給我2014年我說過的話,常常嚇我一跳,望前顧後,究竟有沒有人看到。剛剛又來了一個,幸好我看清楚,FB說:「除非你分享出去,否則只有你能看到」。我的post是這樣開始的 “I believe in democracy”,真的是心驚動魄,我不想再看下去,當時我的說話,是那麼的膚淺,那麼的肉麻,我怎會分享出來的呢?

我現在有一個知心朋友,是我以前在英文虎報當專題記者時的上司,即當時聘請我的編輯。她說她這幾年一直不敢找我,因為很害怕知道真相,她以為我是黃到爆,「你知啦Sherry, 你以前常常說人權公義,我以為你一定是這類人!」怎知去年有一日,她在Facebook看到我的帖文,當時我已經豁出去,無懼的,差不多日日都發文,因為我要為香港發聲!她見到我寫的,留了一個很短的信息,說很感動見到我,我相信那個感覺就好像在大海汪洋中見到一個水泡、一條船,我也一樣,如獲至寶。我留了電話,隔日她立即打電話給我,我倆現在是兩心知。

說回Facebook的事,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要間中給我看2014年我說過的話,可笑的是自己的說話現在恍如一根刺。早段日子,我曾經想過,要把這些膚淺及間接傳揚歪理的posts全部delete!若給一些想知道我的背景的人發現,會給我很多麻煩,會誤解我,甚至以為我是黃扮藍。

但是我想保留。

這就是我銳變的過程,是我的歷史,無論如何的醜陋,我不需用擦子膠擦掉,因為我的過去就是我的一部份,沒有了過去,就不能成就今天的我。是我整體裏的一部份,怎能捨棄呢?

要擦掉的原因當然是認為昨天的自己很糊塗,這樣說來,就是我以為今天的自己很聰明?諷刺的是,將來回看,可能我亦會發現今天我所做的一些事,一些選擇,為何相信某些人?為何可以捨棄某些人?可能結論都是一樣,就是糊塗了,迷失了。

未到最後,我都不敢下結論對錯,只知道我活在這一刻,就跟着現在的心去決定。


Sherry Lee
自少非常有膽色,小學時,被同學冠以「敢死隊」之稱。長大後當上《南華早報》記者,本色不變,憑着勇氣獲獎無數,現專職為公義發聲,不平則鳴。

English
Chinese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