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50歲去夾band

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去夾band,而且還是在50歲之齡。

我從小到大就愛幻想和發白日夢,其中一個夢想是成為歌手。每次聽着自己喜愛的歌曲時,腦海裏就會自編自導自演一個MTV,而我就是當中演出的歌手。雖然只能在幻想中用歌曲將自己的情感抒發出來,但還是挺滿足的!

然而,誰會想到我的白日夢竟然成真了!

現在和朋友Wingyee除了在一隊band 做和唱之外,我們也有自己的一隊樂隊,叫 Blue Lotus 。在這裏我們兩人是主音,我真的沒法解釋我的心情有多麼興奮!

話說回來,我怎麼會有機會夾band的呢?Wingyee的丈夫是一隊band的低音結他手,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去了Wingyee家做客,當天認識了一對法國夫婦,兩夫婦都是玩音樂的。那位法國太太是彈低音結他的,而她的丈夫Patrick是一個音樂工作坊的創辦人。

席間我們談起音樂,原來17年前從法國來港工作的Patrick,從小到大就對音樂有濃厚興趣,雖然長大後進了金融業發展,但仍然無法忘懷音樂,後來他進修音樂,亦在工餘時間寫音樂的教科書。2013年他放棄銀行的高薪厚職,在銅鑼灣租了一個地方,創辦音樂坊Chorus Hong Kong教授音樂,但他的方法不是個別教授樂器,而是將不同音樂程度人士組織一隊Band,他自己也參與其中,成為樂隊領班,從而帶動每一位成員能夠在排練中融入音樂,並體驗到“夾band”的樂趣。



對樂器一竅不通  怎能夾band!

雖然Wingyee和我一樣“熱愛”唱歌,但我倆對樂器一竅不通,不懂得玩任何樂器,參加樂隊其實只能癡人說夢。可是,Patrick說他們並非一定要樂器非常熟悉的人才可加入,但當然亦都要看參加者是否熱愛音樂。聽到Patrick所說,我倆暗裏歡喜若狂,立即趁機告訴他我倆對唱歌的興趣,希望能有機會在他的樂隊負責唱歌。不問還好,一問之下Patrick就馬上叫我試唱一首歌!我的天呀,我非常害羞,立即推卻了,但在Wingyee的慫恿及一杯烈酒的幫助下我終於唱了一首“Let it be”。這只是一首幾分鐘的歌,但就是那緊張的心情影響下,這首歌好像半句鐘一樣長!

好了,終於唱完了。Patrick 的回答是須要先”考慮一下”,看看可以怎樣安排,然後他就繼續與其他男人聊天。當時看到Patrick這樣的反應,心裏第一時間對自己說:「假設我們不被接納的話,就算了,香港的卡拉OK多的是,想唱就繼續去卡拉OK唱個夠吧!」

怎知道,一星期後我們收到好消息!

Patrick說我們可以在他們的音樂工作坊裏的其中一隊band 叫“Salt & Pepper” 裏做和唱,Patrick 就是樂隊的領隊。所有選曲,音樂編排都是他負責。聽到後,內心即時夾雜着興奮與緊張的心情!興奮,因為終於能夠嘗試夾band的滋味,而緊張就是一直以來我只是唱卡拉OK,從來沒有試過在樂隊伴奏下唱歌,恐怕自己唱不來。


Patrick在銅鑼灣租了一個地方,創辦音樂坊Chorus Hong Kong教授音樂,將不同音樂程度人士組織一隊Band,從而讓他們融入音樂,而他自己也參與其中。Patrick說我們可以在他們的音樂工作坊裏的其中一隊band 叫“Salt & Pepper” 裏做和唱,聽到後,我的內心即時夾雜着興奮與緊張的心情!



機會來了 痛苦又興奮 

雖然只是和唱,但怎樣為之和唱呢?是否輕聲就是和唱?由於從未接受過正統音樂訓練,我對音樂的認識完全是一片空白。再加上樂隊成員全是法國人,那麼所選的歌曲很自然地就是英文或法文。英文我是沒有問題的,雖然我是留學法國,曾經說流利的法語,但回港多年後,我已經忘記了很多法文。當我知道將不會用自己的母語來演繹一首歌曲,那種痛苦但又興奮刺激至每一條神經的感覺,絕非筆墨可以形容。這些林林總總的問題不斷在腦海裏翻騰着。

終於等到第一天的來臨!

那是一月的一個週六。我帶着興奮的腳步但又夾雜着忐忑的心情,進入銅鑼灣一座商厦。途中我想到:如果樂隊的成員是那些二十來歲的青年,我這個年紀又怎能融入他們呢?不一會兒,我終於到了二樓的一個band房,當時Salt & Pepper的成員已在準備狀態。

幸好大家年紀相若,我並沒有格格不入的感覺。樂隊人數把我和Wingyee計算在內,共有九人,五男四女。除了我和Wingyee之外,其餘都是在職人士。

來這個音樂工作坊夾band的都是音樂愛好者,我們的隊員分別有風趣的低音結他手,亦是Wingyee 的丈夫Fred,琴鍵手Pascal,鼓手 Amaury是band裏最年輕的一位,一個20來歲的男孩,而充滿動力的一位中年男士Mikael是我們的主音。當然還有四位不能缺少的和唱:Aude 及Corinne,Wingyee和我。Patrick就是我們的領隊結他手。



音樂響起 我僵住了

Patrick給大家介紹後,音樂就開始慢慢響起來…

當刻我馬上僵住了,一首我本來認識的歌曲在現場伴奏下,我居然對這首歌非常陌生,因而令我有好幾次都跟不上節拍。當時腦海裏不斷浮現很多為什麼?為什麼現場伴奏的旋律是那麼難的?為什麼我在卡拉OK唱這首歌時完全沒有問題!這引致我對自己是否懂得唱歌的懷疑級數亦急升。我亦無奈地接受樂隊伴奏與卡拉OK的伴奏的而且確有分別的事實。

難怪人們總是說要知道一個歌手的唱功如何要看其在現場樂隊伴奏下的表演了。當時,我的左腦傳達了一個訊息,我只有兩條路選擇:第一,放棄夾band的夢想,繼續去唱卡拉OK算吧!另一條路,就是從這一刻開始努力學習如何與音樂及歌曲溝通。不用多說,我當然選擇向我的夢想前進。

現在我們每到週末就會夾band。不知道是否Patrick的藝術家性格,老是喜歡靈感即興,通常在夾band一天前才通知我們要唱什麼歌曲。換言之我只有一天的時間在家練習。假如我本身已認識那首歌就會容易很多,不然在那短短1小時的練習就會是折磨。


圖為音樂工作坊裡一個青年樂隊的表演。回想,常常唱K的我在第一次夾band時,竟然完全跟不上拍子,難怪人們總是說要知道一個歌手的唱功如何要看其在現場樂隊伴奏下的表演了。


我是否真的懂唱歌? 

一開始的時候,我是非常不習慣,甚至曾經懷疑過到底自己是否真的懂得唱歌。為什麼我是完全跟不上拍子?不是唱得太早,就是唱慢了,有時候還走音!

我們很多時候都是唱英文歌,還記得有一次是唱法文歌。雖然那首歌的和唱部分只有兩段,但那兩段歌詞足以令到我的舌頭打結!很多時,我看著Patrick那非常投入彈著結他的神情,以為他不會發現我的錯處,怎不知,他不單每次都發現我的錯處,還可以“一眼關七”,留意每一位隊友的表現。Wingyee和我根本沒有可能可以逃過他的法眼!

不過皇天不負有心人,在不斷聽取Patrick 的指導下,及加上自己的努力,我終於學會如何去“閱讀”一首歌,明白一首歌不是把它唱出來就可以了,而是要把歌裏的故事,不只是用音樂,更要用感情表達出來。

Patrick會安排很多不同的表演給他旗下的樂隊,主要是在不同隊友的家中演出,讓我們能夠有真實的體驗。排習了數個月後,在5月,我們對著公眾表演的機會終於到了,我們參與了一個慈善演唱會。可以真實的表演,我真的很興奮,但又非常焦慮會在觀眾面前出錯。當晚在台上的我真的很緊繃,不知道我的視線應該放在哪裏,我不敢直看著觀眾,因為會令我更加緊張,所以我的眼神唯有到處張望,唱歌的時候,我的嘴唇都發抖了! 這次之後我們的經驗豐富了,在剛過去的六月,Patrick安排我們到一個隊友的家中排練後表演,觀眾都是隊友的朋友及家人。那次我們輕鬆多了,並很享受當中的過程。

在夾band這段期間,我一直都是做和音,其實心裏好希望能夠做主音,但以我一個沒有經驗的人來說,這個渴望只可以暫時收藏在我的夢想盒子裏,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有這機會。

終於,在我做和唱五個月後的一天,Patrick對我和Wingyee說,他會另外組織一個band “Blue Lotus”, 而我倆將會是樂隊的主音!當時真不敢相信我所聽到的話,本能地自動靜音了10秒,然後才懂得給Patrick反應。

作者小群(右二)是片中的和唱。她以50歲之齡學人“夾band”。排練數個月後,在2021年的5月,她的樂隊Salt & Pepper,參加了片中的一個慈善演唱會的表演,這是她第一次在公眾面前演出。「唱歌的時候,我的嘴唇都發抖了! 」她說。



只要不放棄  夢想必與你相遇

現在除了仍然在Salt & Pepper 做和音之外,在我們自己的樂隊也都已經唱了一個月了。雖然只是短短一個月,但我們已經嘗到初做主音那種甜、酸、苦、辣。

夾band唱歌有苦有樂!例如每次唱新歌,Wingyee和我都有“唱先死先”的搞笑場面。原因是我們只有一天的時間去認識一首新歌,第一個開始唱的那位一定會唱錯,Patrick就會很認真地指出那人的錯處,同時期望你能夠“即時理解”!唉…對於50歲的我來說,難度還是挺高,也不希望因為老了的領悟力,而浪費大家的寶貴時間。這就是“唱先死先”名稱的由來。想起來也覺得挺好笑。不過總括來說,我們比起剛開始的時候已經有很大的進步了。

我很相信只要我們不放棄夢想繼續努力學習,在未來的日子裏,我的人生也許能夠有如一首曲子般帶出不同的美麗旋律。

在這短短幾個月裏,讓我體會到夢想不是只屬於年青人。只要不放棄追隨,哪怕到了你50歲、70歲、或者90歲,你追隨的夢必定會與你相遇!


小群
從小喜歡用文字記錄生活感受的人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