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講】義工的定義

近年我發現有不少人在Facebook裏不停發布自己參與做義工的帖子,圖文並茂,例如有關如何努力派發防疫包給獨居長者、單親家庭、參與慈善義賣,而發布每次行動的相片也將自己的“大頭相”放出來,表現自己”身體力行”落力做義工。一個帖的10張相片裏自己佔了3張,而且要明顯露出自己的正面或側面。

他們是屬於香港的“新種”義工,有別於以往非牟利機構、或是義務工作發展局號召來幫助基層的義工,他們大都是“愛國愛港”人士,而形式也林林總總。有50多歲稱自己為“基層青年”的義工,唱歌賀回歸「勉勵香港青年融入國家大局」、動員市民投票的同鄉會新貴、也有派粽、掛國旗、護國旗手、到美國領事館抗議、拆連儂牆、撐警、及抗疫等義工。

他們做義工的目的有幾個可能,包括:1)真心關心有需要人士;2)表忠交功課;3)從政做KOL或議員。如果是2或3,這種社會現象可能是世界罕有的,成為了近年的「香港特色」。不知道基本法承諾的五十年不變,是否應該包括這些行為,來保持原有的「生活方式」?!

今年2月第五波疫情期間,政治組織「香港政研會」公開號召市民參與其「香港逆行者」義工隊,說要「為香港抗疫出一分力」。圖為該會的核心人物Grace拍攝視頻介紹「香港疫行者」的一個義工行動,稱出動了200位義工包裝抗疫包。視頻中看得出不少義工是真心為社會付出的,但願該組織的目的也是一樣。圖片:政研會視頻截圖


義工,或稱志願者,是指一種基於社會公益而幫助別人的自願無酬行為,目的旨在改善人類生活,令社會變得更好。義工不但以個人的力量幫助社會,還會“以生命影響生命”,推動更多人做義務工作,在社會把“愛”擴大。 因此,義工一直是一種備受尊重的行動。

然而,如這種崇高的工作被人“利用”為尋求個人利益,義工就變為污穢的行為。

據一些政界中人形容,這些“新種“義工的頭目實質是以義務工作來達到個人目的:有些收錢為背後金主做事,讓他們“表忠交功課”;有些是見到有利可圖獨立出來搞義工組織。兩者都為自己爭取道德高地,變成“公眾英雄”,為自己賺取政治本錢,作之後的行動。

據稱,這些義工領導是為了“搵錢”、謀權位,有名之後就有更多的利,還害了不少出於純潔的心,熱心付出時間甚至金錢支持他們的市民。每一次招募義工,會令更多市民被利用,成為“人力”而擔起更多的“義務”工作,甚至成為有關人士和組織的“追隨者”,壯大其政治勢力,令其提高在建制陣營中的影響力或在「阿爺」眼中的地位。

發起”義工”來關愛基層的初心原是好的,只可惜被一些投機者有機可乘,令其意義變質。如此看來,義工這名字已經變成遮蓋豺狼的“羊皮”。

那麼,怎樣才能識破假義工?

要判斷一個人是否真正的義工,不是看其行為,看其流了多少汗水搬物資,看其如何與年青人“打成一片”,看其探訪了劏房戶,而是看他們的動機。

出於“愛”的動機值得世人欣賞,出於“利”的動機終會被發現,被人唾棄!


Moon Hui
一位傳媒工作者


本文表達的立場只代表作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報的立場。

2
2
1
1
1
1
請分享文章,支持我們:

4 thoughts on “【自由講】義工的定義

  1. 這篇文非常受歡迎,幽默風趣、發人深省!

  2. 一些“义工的表表者”,不单有名无实,更虚伪地,只是在镜头前摆拍,就当成自己的,明目张胆地抢走最前线义工的血汗功劳及光环,骑劫别人行动还在背后“收钱”,真正是食人血馒头的败类,这些是贼,无耻的行径,其中部分更自称是“爱国者”,吾不耻为伍。 惨在这些败类成为KOL,圈粉愚忠自High。 败类不分颜色,红黄蓝绿皆有,尤其是 #黄蓝共同体。

    6
    2
    1
  3. 在你們的Facebook見到一個讀者留言:「我想起一次香港颱風,有個人拎住部「測風儀」走去追風,記者問佢,佢就話「以民間的力量,彌補天文台數據的不足」,天文台的超級電腦都比唔上一部手提測風儀😂😂😂😂」

    講得好好,好搞笑!👍這些義工常常說自己係民間力量、基層青年,這些藉口用得多都會俾人識穿啊!🤣🤣

    2
    3
    2
  4. 的確!大家見過為打咭,為取物資來做義工未?真的很嚇人,滿口為民、為基層戶?連真正劏房/不適切居所戶都分不清,如何助人?不如老老實實說是為物資吧!為自肥什麼大話也說得出,是冇得食?冇地方住?非也,原來是一班只有在鏡頭前扮慘就可以快速上樓,在人前扮慘就可以得到綜緩為月薪的寄生虫在。為生活/為利益?可以大話連篇騙取他人同情;完全沒想過為社會出力,為的竟是私心、權力、霸氣,沒聽錯,竟然有人認為用霸氣來當義工,真是奇聞社會的怪象真令人累。

    8
    3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