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析】25年了,人心回歸了嗎?

7月1日,香港主權回歸中國25年了,可是香港人心是否回歸,一直是社會熱烈討論的命題,不同人有不同的感受和解讀。近年社會上有很多聲音,說香港回歸中國已經25年了,但人心還沒有回歸。於是,很多團體、智庫都建議施政方針要以人心回歸為目標。他們提出人心回歸背後的意義是:香港主權回歸祖國了,香港人的心也要一起回歸。

其實香港人的人心有沒有回歸,是很難找到答案的。隨意問一個香港人,今日他/她對香港、國家有什麼看法,他/她的心有沒有跟隨香港回歸到中國?這人自己估計也不能準確回答,因為這是一個感性的話題,很難找到一個客觀事實、和肯定的答案。

而且,問不同年代出生的香港人會得出不同答案,這跟他們思想的成熟程度以及政治經歷有關。比方說,在97年已經具備獨立思考能力的人,即今天是50歲以上的人,比較年青一輩更能夠判斷其心是否回歸了。由於他們感受過在英殖民統治和回歸後的一國兩制的社會的不同,因此這個年齡層的人也比較接受中國,可以說是心回歸了(當然也有不少由於殖民教育及其他歷史事件的影響,骨子裏不喜歡中國,心是沒有回歸的)。

相反,一個在97年是一個小孩,或者97之後才出生的人,要求他的心回歸是不恰當的,他是一張白紙,他的心根本不需要回歸,只需要問他們是否認同自己的國家就可以。很可悲,觀察香港近年的社會運動引發的國家認同感取態,大部分香港年青人的人心沒有回歸。

其實香港人的人心有沒有回歸,是很難找到答案的。圖為6月17日,金鐘的政府總部天橋掛出慶祝回歸25周年的廣告,有多少途人留意? 圖片:中新社


人心未能回歸,源於中央對香港的干預?

坦然,這個年輕的社會層對政府的施政不滿意的佔大多數,甚至是絕大多數,對政府的不滿引申至對中央的不滿,這一點不難理解。可是,社會上也有不少人指責中央政府對香港的干預,令香港政策出現問題,把矛頭指向中國,導致香港人對中央産生誤解,人心一直未能回歸,這個對中國錯誤的看法是需要澄清的。

一國兩制,其中最大的優點就是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制度、政策不過問、不干預,這一點是事實,不容置疑。所以,這25年來,香港政府施政的理念一直以保持原有的制度為方針底線,甚至很多時候要把界線劃清,避免讓人誤會為中央政府干預。

回歸後,香港政府沿用原來的制度應該說是不走樣,這一點從2019年反修例運動中,政府部門的心態和行為中可以得到佐證。當時坊間說,除了警隊外,其他政府部門都有黃營勢力。這句話雖不盡不實,也可能是有心撕裂香港的人營造出來的,卻某程度上反映了政府部門是沒有受到中央干預的。

這25年來,香港的兩制沒變,卻讓人在「一國」的點上大做文章,每每指控中國干預香港,混淆視線,動搖香港的管治,影響民生及社會穩定,最後導致2019年的亂局。每次都需要中央出手撥亂反正,在政局危急時作出釋法、立國安法、改革選舉制度,中央政府這些被動的行為,常常被別有用心的政客及傳媒誤導為中央政府主動干預香港管治,這是別有用心的惡意行為,意在分化、撕裂社會,令香港人和國家不是同一條心。最後,中央背負了「干預」香港的罪名,人心難於回歸。

為了擺平2019年的亂局,中央主導制定香港《國安法》,並於2020年6月30日通過後當日立即實施,引來港人批評中央嚴重「干預」香港,人心難於回歸。圖片:BBC


施政不能為民解困  致人心未能回歸

當了解了以上這點之後,人們就會問:香港政府在回歸25年以來,如沒有違背原有的制度,政策,為什麼會得不到大多數市民,尤其是年青一代,的支持呢?

十分簡單,就是政府施政做不到為青年一代提供好的生活環境、好的工作機會,好的發展方向。不單青年人受影響,港府的施政普遍也沒有做到為民解困,因而令很多香港人處於生活上及發展上的困局。這個結果,不能否認,是這25年來施政的不足使然。由於香港直屬中央,市民會把特區的這些施政問題,歸咎中國管治不力,引致香港人的「心」不能回歸中國。中央由於一國兩制不能太多干預香港的內部施政,但卻惹來港人不滿自己,實在委屈。

這25年來,香港政府施政不足的原因又是什麼呢?因素包括:

– 政策的實施受到政治的爭議影響太大,簡單的比較一下,新加坡、澳門沒有受到很大的政治阻力,政策得到有效的實施,反比香港甚至台灣,這二十多年來都遭遇政治的爭議,發展的阻力比較大。

– 長遠、良好的政策規劃在回歸後一直得不到很好的落實,一些長遠的大議題在別有用心的政客的破壞之下,擱置的擱置,收回的收回。例如董健華的8萬5房屋政策,林鄭的明日大嶼,都因為種種原因,得不到好好落實,造成今日香港房屋問題嚴重,也是青年一代人不滿的根源。

– 政治輿論壓力,令到政府部門政策制定比較保守,著重小修小補,沒有遠大的政策規劃;施政方式墨守成規,避免有爭議。「不做不錯」成為陋習,成為發展的內部阻力。

以上的施政表現,跟香港社會在回歸後的政治環境十分相關,政治上的阻力來自於外部和內部,各方面利益集團,媒體的不良炒作。香港的施政已經到了痛定思痛,不改不行的時候了。

圖為2019年6月,香港數十萬人舉行示威,之後抗議擴大。雖然示威是由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激發的,但也反映了港人對政府施政的不滿。圖片: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市民停止政治口號  避免造成誤判民意

然而,要改善施政,不單是政府的責任,每一位市民也需要作出改變。當社會上談論「人心回歸」的時候,不要把焦點放在政治批判,也不要用意識形態去標簽分化。政治口號是一種捆綁性的東西,會把一些理性的人和事與非理性的人和事混在一起,造成誤判民意,影響政策的成效。

大家應該放在施政方向,和尋求有效的政策,去作良性的討論。國安法、完善選舉制度只是在動亂時期的一道過渡性良藥,病治好了,社會應該作理性的討論,香港才能夠健康成長,從而開足馬力,全力向前。

香港施政的成效來自正確的政策方針,社會制度的配合,市民的正面積極參與,中央政府的支持,只有政通人和,才能達到成效。香港回歸25年,一直受到不良社會政治風氣的侵蝕,加上近幾年動亂、疫情肆虐的磨難,政通人和,巳經成為唯一選項,做到這一點,就如習主席所說:行而不輟,未來可期。

只要政府和市民一起努力,持之以恆,長此下去,香港的人心自可回歸。


狄曬看

取之於粵語滴晒汗,一般形容一些比較反常、激烈、可笑、可悲的個人或社會行為, 針對性發表的個人看法,引發人們對社會事件有更深入的思考。

請分享文章,支持我們:

7 thoughts on “【透析】25年了,人心回歸了嗎?

  1. 以我們的智慧絕不能解釋所有事,更加不能知道未來,誰能預料在香港兵荒馬亂的時候,解決辦法是什麼?就是國安法。因此面對現在香港的趨炎附勢的政局,香港人要忍耐,事情會改變的,船到橋頭自然直,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因此不用擔心。

    在這個階段,只要每人做好自己的角色,媒體負起監察社會的責任,便足夠了。世事不在我們手中,而我們只需一切順勢而行。

    1
    1
  2. 好攰,政治令人好攰!
    諗一諗只有民生安穩,才可以唔講,唔聽政治。做回正常人!

    1
    1
    1
  3. 民怨是政棍和奪權者的續命濟,沒有任何一個政府在民怨上得到好處,香港議員為製造民怨,不斷推倒、污衊政府的施政,從而為選民解困、鬧政府。
    以前泛民拉布建制缺席,互相呼應製造流會⋯⋯現在清一色極端藍營,公然污衊特區政府阻礙施政

    2
    1
    1
  4. 人心很難回歸,當邪妖當道,以權謀私者得勢,指鹿為馬,洪門權貴才收編,打手招積滿場飛,還入內地…..。人心怎回歸?看不見正氣與光明。
    樣樣都搞走過場,擺場面,
    不過,更加可怕的是人心已不重要。無計。

    1
    1
    1
    1. 非常同意, 現在香港的政治環境令人很無奈。經歷不同的政治風波之後,中央不再相信香港人,只相信愛國者,本來是為了平息香港的亂局,但又因此發展出另一種政治問題…就是一些用愛國愛港名義上位的人,他們都不是真心希望改善香港,只為了個人利益。他們每天都是做一些務虛的事,鬧黃人,撕裂香港,完全不能議政。清一色的議會只會孕育出每天向中央領導人跪拜的文化,所以香港又陷入另一個爛局!

      人心本來想回歸,現在又不能回歸了!

      1
      1
    2. 匿名,我看到你最後一句,你說得對「人心已經不重要」,這點出了一個更深刻的問題。

      在愛國者治港制度下,中央已經保證了入立法會的人一定是支持中央,不會再有勢力反對中央,那麼仍然需要收買香港人的人心嗎?在管治上,有了國安法和愛國者治港,中央可能好舒服,無後顧之憂,但在人民的發展上,會有一種窒息的感覺,人心怎能回歸!

      由此可見,一個國家定立政策時,必須諮詢社會各界人士,否則定出來的手法便不夠全面,而且會有很多後遺症。

      歡迎指教。

      1
      1

發佈回覆給「蜻蜓點水」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