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析】攻破「愛國反對派」的歪理

如果大家有留意論政人士的取態,會發現打著愛國旗號的立法會議員、選委、網紅和評論員,近日進入了「不正常」狀態。他們由愛國者變成反政府人士,形成了一眾為反而反的「愛國反對派」。

這些自稱「愛國」的反對派,於取得議席後變得肆無忌憚,恃著他們選委和立法會議員的身分,聲稱要履行他們「監察政府」的工作,不斷地抨擊政府,來散播負能量。他們怨政府抗疫不力,導致「大量」死亡。他們怨特首不做全民檢測,無法截斷傳播鏈,連國家抗疫專家梁萬年也被罵得體無完膚!

愛國反對派的抱怨實是歪理連篇,讓筆者一一攻破其說。

了解新冠疫情的影響  找出「超額死亡」人數極其重要

先說死亡人數。我們在探討政府應否要為「大量」死亡負責前,要先探討截至2022年3月27日,因新冠肺炎第五波疫情在香港死亡的7,039人這個數字,是否真正的「大量」。權威醫學期刊《刺血針》(The Lancet)在3月10日發表了一篇文章,《估計因 COVID-19 大流行導致的超額死亡率:對 COVID-19 相關死亡率的系統分析,2020-21》,建議要用「超額死亡」的算式來評估控疫成效,即是以現時死亡人數,對比疫症爆發前幾年在同一時期的平均死亡人數,才能估計在疫情影響下,死亡人數比一般情况多出多少,因此要用「超額死亡」計算才準確客觀。

筆者查究香港的官方死亡數據,根據政府統計署和衞生署《1986年至2020年香港死亡趨勢數據》報告,香港人死亡數目在疫情前的2019年是48,957人,香港的疫情在2020年初爆發,2020年的死亡人數是50,666人,而2021年則是51,200人。我們只要粗略地把2021年的死亡人口與疫情爆發前的2019年的正常死亡人口相減(51,200-48,957),即2021年的新冠肺炎的「超額死亡」人數約為2,243人,約佔整體死亡人數的4%,這是第五波前的情況。

第五波疫情,由1月初爆發,截至3月27日,即約一季,的死亡人數共7,039人,又是否大量?

正常每年第一季死亡人數有幾多呢?由於政府仍然未公布2022年首季總死亡人數,於是我們從統計署紀錄找到過去同期的死亡數字作比對。疫情前的2018年首季,有13,531的死亡人數,疫情爆發後2020年首季錄得13,709死亡人數(2021年的季度性死亡數字統計處仍然未有公布)。我們把疫情前2018年首季13,531的死亡人數,和疫情後2020年首季13,709的死亡人數,相減之後新冠肺炎的「超額死亡」人數在首季約為178人,約佔首季整體死亡人數的1%,並未能定義為「大量」死亡。由於政府仍然未公布2022年首季總死亡人數,我們未能與過去同期的死亡數字作比對,找出第五波的「超額死亡」人數。

一月初爆發的第五波疫情,截至3月27日的死亡人數共7,039人,又是否大量?由於政府仍然未公布2022年首季總死亡人數,我們未能與過去同期的死亡數字作比對,找出第五波的「超額死亡」人數。圖片:林振東/端傳媒


第五波7,039死者是否都死於新冠病毒? 

另一點筆者希望公眾注意的是:這第五波的7,039人是否都是死於新冠病毒? 我們檢視2020年的死亡原因,有33.4%是腫瘤, 28.1%是循環系統疾病,只有 16.6%是呼吸系統疾病,因此,我們不能只因在死者身上發現有新冠肺炎病毒,便把死因全歸疫情。筆者倡議醫管局應公布「超額死亡」的數據以及真正死因,讓大眾客觀分析疫情下的死亡數字,才能釋除公眾的疑慮。

根據彭博健康護理效率指數 (Bloomberg Health-Care Efficiency Index),香港醫療系統的效率是世界第一的。同樣地,香港人的平均壽命亦因高效的醫療系統而排在世界第一,香港人比日本人和新加坡人更長壽。2020年香港男性及女性的平均壽命已增至82.9歲和88.0歲,代表本港有大量老齡人人口。就算沒有疫情經常也會有很多長者死去,但因為死去的時候是陽性,所以被歸納為因為新冠致死,這亦高估了實際新冠導致死亡的個案。

再者,在第五波疫情在一月初爆發時 ,有29% 即三份一的長者還未有接種疫苗。根據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和醫院管理局公佈的數字,自第五波疫情起,截至3月27日,確診了新冠的死亡個案大部分是長者:70至79歲長者佔死亡個案 16.5%,80歲以上死亡的長者佔71%;合計起來 ,70歲以上長者佔死亡人數87.5%。 

而7039的死亡總數中,4823(69%)是沒有接種疫苗的,1358(19%)只接種了第一劑。 80歲以上死亡的長者,有超過一半 50.1%是沒有接種疫苗的。 

如果長者一早接種疫苗,死亡人數必能大大減低。 因此,在全球嚴峻的疫戰下,以及長者低水平的疫苗接種率,有長者死亡,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我們要以平常心看待緊急狀態下的香港,在天然災難中有人死亡,是在所難免的。「愛國」反對派要怨政府抗疫不力,請先客觀地檢視香港的「超額死亡」數字,他們應做的事情,是引領民眾保護自己和家人,鼓勵市民儘快接種疫苗,而非抱怨政府。

週一,在明愛醫院臨時分診區外等候的患者,這是香港第五波也是最嚴重的一波新冠病毒疫情。
愛國反對派只不斷批評政府抗疫不力,但從不鼓勵市民,尤其長者,儘快接種疫苗,無視接種才是減低死亡的方法,目的為何? 圖為2月28日,在明愛醫院臨時分診區外等候的患者。 圖片: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逼特首強推全民禁足檢測  煽動反政府民意奪權

披著「愛國」外衣的反對派怨政府不做全民檢測,就無法截斷傳播鏈,但特首、香港專家和國家專家已斷定全民檢測是在疫情最早或最後階段做才有效,而且要有足夠的隔離和治療設施配合才能做得精準。再者,愛國反對派所要求的是需要「全民禁足」的檢測,漠視香港沒有內地的黨組織和街道辧等客觀因素,令全民禁足檢測難以實施。

這幫人一直以「政府不做全民檢測」來蒙蔽公眾以為政府不落力抗疫。實情是政府已總動員,按科學方法天天做污水報告,並在各區實行圍封強檢,早前來香港幫助抗疫的國家專家梁萬年也說:『不做全民核酸檢測,不意味香港「躺平」』、『疫情快速和指數式地上升的勢頭,得到明顯遏制』,反映香港現行抗疫政策是有效的控疫措施。

這些新種「反對派」硬要為反而反逼特首強推全民禁足檢測,其真正目的實是為「奪權舖路」,為了在5月的特首選舉前,煽動反政府的民意,以達奪權之效!

愛國反對派在取得立法會議席後變臉,為著金主做反政府的事已昭然若揭。 


姚潔凝
清華大學公共管理碩士研究生、測量師、民主思路社區幹事。本科修公共及社會行政,獲城大校友會奬學金和公共社會及行政學系服務奬。通過民主思路智庫的工作,從事香港政策研究。為人有正義感,敢作敢為。


本文表達的立場只代表作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報的立場。

請分享文章,支持我們:

2 thoughts on “【透析】攻破「愛國反對派」的歪理

  1. 我也不太明白那些「愛國反對派」不斷的在針對人而不是針對事所作出的不理性批判,到底在疫情下有什麼幫助,”愛國反對派”不斷地制造更多的抱怨、審問這只會做就社會更多的撕裂.
    為什就不能理性點多加點體諒地【正能量地齊心抗疫】呢?(我也明白這樣比較難吸眼睛)罵聲大才能吸睛,但這便不和諧
    (希望香港能多點和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