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令腦部歪曲的仍是傳媒嗎? 

讀者或會以為《透視報》是精神分裂,有時候我們狠狠的批評香港政府的政策和做法,但有的時候又揭露反華媒體對中國及香港的針對,也說出西方國家的偽善。兩種方向令人摸不着頭腦,究竟本報站哪一方? 答案是我們不會站任何一方,從不自設立場,只要有問題就會指出來,目標是令香港向着正面的方向發展,改善香港的管治和民生。

由於我們沒有以立場先行,我們可以很自由和公道地評論社會事件,一看到有問題便立即揭露。我們昨天見到一篇很有問題的專題報道,來自一個屬於美國政府的網上中文媒體,稱為《歪腦》(Wainao,英文名:Whynot)。報道美化在2019年區議會選舉取得大部份議席的攬炒派,令人懷疑它是衝着明天的區議會選舉而來的,目的是要拉低投票率。

該媒體的文章提供繁體和簡體字,目標讀者是內地和香港的年青人,而它的內容偏頗地針對中國,這個評語並不會構成誹謗,因為這是我們公道地觀察媒體的內容而作出的fair comment。

中國《環球時報》旗下的《環球網》在2021年9月發表了這篇,題為《美國人沒放棄毒害中國青年,這個網站就是例子》,的文章,把《歪腦》的手法分析得很細緻,其中提到:「而“歪腦”則是小字輩。如果說“自由亞洲電台”是老資格的鴉片和海洛因,人們對其毒性危害經過長時間識別有充分認知,那麽“歪腦”則是新型毒品——一種帶著水果味的“軟糖”。其風格清晰顯示了,境外敵對勢力從未放棄影響和滲透進中國年輕人當中的努力,並且外部包裝得更加精良了。」

文章精彩的分析了,以粉紅、淡黃、天青為主色調的《歪腦》的套路,指出它不像傳統反華媒體那樣大篇幅捏造中國“明天大崩潰”,或者什麽“內鬥秘聞”,或者是“非人試驗”,而是抓住跟年輕人生活相關的話題。它聚焦的是“女權”,“LGBT”群體,“網絡遊戲”“藝術創作”“科技動態”“素食主義”這些看上去低政治風險的領域,即便是講香港,也是描述“一個畫家的創作”或者“香港城市文化”的出路這樣的主題。

「比如講述“防沈迷”的文章,它會從“80後”“90後”對遊戲機房和網吧的共同回憶切入,逐漸過渡到上世紀90年代的“遊戲機禁令”,再過渡到當下的“防沈迷”,最後落到愛國網友集體抵制“台獨”遊戲的事件,把最險惡的禍心(反華、“台獨”)層層包裹起來,把一個國家為響應社會急切呼籲為孩子身心健康出發的好政策,偷換成“專制壓制社會”,從勾起你的溫情,到勾起你的仇恨,鼓動可能閱讀這樣文章的潛在年輕人,站到對立面。。。無論從怎樣的話題切入,“歪腦”最後總能落到“專制在壓制年輕人空間和需求”的結論上,從而挑動年輕人的反社會思想。」文章寫道。

《歪腦》的報導選擇性的集中說中國的錯,以上是其中一個報道。《環球網》:“歪腦”最後總能落到“專制在壓制年輕人空間和需求”的結論上,從而挑動年輕人的反社會思想。」文章寫道。圖片:《歪腦》網站截圖

《環球網》在2021年9月發表了這篇題為《美國人沒放棄毒害中國青年,這個網站就是例子》的文章。


網上資料顯示,《歪腦》是反華傳媒Radio Free Asia(自由亞洲電台)的中文線上雜誌,受美國全球媒體總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Global Media,簡稱USAGM)資助。USAGM網站顯示它的使命是「連結世界各地的人,支持自由民主」,但眾所周知它旗下運作的一系列媒體都是針對美國所敵對的國家的,包括反華的Voice of America和Radia Free Asia,而USAGM在網站中表明《歪腦》是Radia Free Asia的網上品牌。

《歪腦》在網站裏的自我介紹也確認了他們的金主是美國政府,寫道:「歪腦總部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由美國全球媒體總署 (USAGM) 通過公共專項資金撥款建立,所有內容編採製作全部獨立運行。」收受美國資金、由美國政府建立的媒體又怎能夠獨立運作? 與中國激烈競爭的美國所資助的媒體專門寫中國,目的又是什麼?大家認為是幫助中國,還是打擊中國?

如果這個媒體不是美國要打壓中國的工具,為何媒體內很多文章也是明顯地或暗裏地批評中國的? 我們並非說中國沒有錯誤,我們作為香港人也不喜歡中國一些家長式的做法,文化上很難接受,但是一個國家,包括中國、亞洲、歐洲等國家,有做得好的地方和不好的地方,傳媒的責任是公平的報道,為何《歪腦》全部選擇性的說中國的錯? 大家沒有思考這個明顯的問題嗎?諷刺地該媒體的名稱叫做《歪腦》,看了令腦部歪曲的仍是傳媒嗎? 

美國全球媒體總署(USAGM)的網站已經表明《歪腦》是它旗下的Radia Free Asia的網上品牌。收受美國資金、由美國政府建立的媒體又怎能夠獨立運作? 
《歪腦》以上兩個得獎的作品都是說中國的問題,不知道當中用了什麼評審標準?圖片:USAGM網截圖


隨著不同國際評級機構發出不公道對香港的評級,之前美國議員動議制裁香港法官,背後是否有人要搞亂香港,只是方法不再是2019年的暴動,而是通過動搖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普通法地位? 刻意成立的傳媒是否助攻手?我們必須思考這些問題。

今天中國和香港面對四處的傳媒狙擊手,而且方法是非常有技巧的潛移默化,要影響的對象老中青也有。在危機四伏的環境裏,香港政府更加要做好自己,否則結果就好像「裏應外合」,給外部藉口攻擊,我們恨鐵不成鋼!

《透視報》的成立是要重建傳媒操守,關注傳媒報道的問題。 傳媒本是無冕天使,但今天有多少是真正的傳媒?還是已經成為國與國之間的攻擊工具?傳媒是否已經成為披著羊皮的狼?

我們很良善,就是傳統的媒體人,見到世界上有不公義的事就報道,從沒有想過傳媒變成今天的樣子。 沒有人一出生就有智慧能夠明白世界的險惡,我們作為傳媒人也是“一路做一路學”,過程中會犯錯、信錯人,但一有發現,我們會揭露。上了一課之後,我們會調教思維,更有智慧的觀察人和事,向公眾呈現真相,並不斷發掘真相。

作為傳媒,我們是有社會責任的,在每一個時期,見到邪惡的事情便要告發! 


李敏妮
透視報主編

2
1
1
請分享文章,支持我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aptcha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