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拆解】新冠狀肺炎康復者: 「 它比你想像的更容易被感染」

自從新冠狀病毒在12月底爆發以來,對於病毒的成因、感染過程、和症狀,網上眾說紛紜。有醫生和專家的報告,又有坊間的「懶人包」資訊。無論如何,這些意見都不及一個感染者的自白,來得直接和清楚。

伊莉莎白·施奈德(Elizabeth Schneider)是在朋友家的一次家庭聚會上感染COVID-19的。當時沒有人咳嗽、打噴嚏、或表現出任何生病的症狀,但約40%參加聚會的人都被感染了。相片:Facebook

自從新冠狀病毒在12月底爆發以來,對於病毒的成因、感染過程、和症狀,網上眾說紛紜。有醫生和專家的報告,又有坊間的「懶人包」資訊。無論如何,這些意見都不及一個感染者的自白,來得直接和清楚。

最近,一位曾經患有冠狀病毒的美國女士,伊莉莎白·施奈德(Elizabeth Schneider),在Facebook上發文,公開她由被診斷患有這致命病毒、出現症狀、醫治、以至康復的整個過程。

文章一開始,她正式向世界發出了令人心寒的警告:「它比你想像的更容易被感染…我覺得沒有任何方式可以避免被感染,除非你完全避免跟人群接觸。」

來自西雅圖的伊莉莎白,一直都有按媒體的建議,勤洗手以及避免跟有症狀的人接觸。她是在朋友家的一次家庭聚會上感染COVID-19的。當時沒有人咳嗽、打噴嚏、或表現出任何生病的症狀,但約40%參加聚會的人都被感染了。他們都是在參加聚會後三天之內就發病,有著相同的症狀,包括發燒。


伊莉莎白說:「首先對於新冠病毒,它比你想像的更容易被感染…我覺得沒有任何方式可以避免被感染,除非你完全避免跟人群接觸。」相片:Facebook
 

症狀:頭痛、持續發燒、身體和關節疼痛、四肢無力

伊莉莎白寫到:「這些症狀因人而異,因每個人的身體狀況及年齡而有所不同。」她的大部分受感染的朋友都是40多歲到50出頭,而她是30多歲。

在染病的起初,她感到頭痛和發燒。「最初三天是持續高燒,而後三天是間歇性高燒」。同時,她感到嚴重的身體疼痛和關節疼痛,而且有強烈的四肢無力與倦怠感;有些朋友則有腹瀉的症狀。

「有一天我覺得想嘔吐。當發燒症狀消退後,鼻塞、喉嚨痛的症狀則持續。僅僅極少數的人感到輕微的喉頭搔癢的乾咳。只有幾個人感到胸口鬱悶感及其他的呼吸道感染徵狀。」

她是透過一個西雅圖流感研究的機構做測試的,並很快被告知她的樣本是陽性的,確認是感染了新冠肺炎的病毒。


在染病的起初,伊莉莎白感到頭痛和發燒。「最初三天是持續高燒,而後三天是間歇性高燒」。相片:Facebook
 

不用住院  定時服藥 自我痊癒

伊莉莎白說,整個發病期約持續10-16天,但她不用住院,也沒有去看醫生。她指出,不是所有感染新冠肺炎的人都住進醫院的。「很多跟我一樣的感染者,並沒有去看醫生,就自我痊癒了。對我來說,這感覺就像一個比以往流行型感冒稍微嚴重一點的流感,與我所接種而受到保護的流感,略為不同。」

為了防止呼吸系統感染惡化,她按時服用 Sudafed (一種藥方販售,不需處方的感冒退燒藥),Afrin 鼻腔噴劑,以及使用清鼻腔咽喉分泌物的Neti Pot。「這些措施保持我的鼻腔咽喉乾淨,從而防堵病毒向下蔓延到我的肺部。」

她說,她不是在提供治療建議,只是單純的分享個人的經驗。「因為我並沒有肺部的感染。也許我所做的跟肺部感染並無相關性,而是跟我所感染的病毒特性與病毒感染量有關。」

根據當地衛生部門的建議,病者在感染症狀出現後,做至少7天的自我居家隔離。伊莉莎白自我隔離了13天,亦按當局要求,在發燒症狀消退了72小時(3天)後,才完成自我隔離。

現在她已開始正常生活,但仍然非常小心,避免參與公眾活動和接觸人群。


伊莉莎白不用住院,也沒有去看醫生。她按時服藥,並自我居家隔離13天後,已開始正常生活,但仍避免參與公眾活動和接觸人群。相片:Facebook
 

呼籲擴大檢測機制  感染者盡早接受治療 

伊莉莎白說,現時的問題癥結在於很多人在沒有咳嗽或呼吸困難的症狀時,都傾向認為不須接受新型冠狀病毒測試。

她認為,缺乏對新冠病毒檢測的機制,令很多人以為他們只是感染風寒;而最糟的是,很多人在沒有任何症狀的情況下,仍舊參加派對或社交聚會,將病毒傳播出去。

「我知道有些人認為這病毒不會傳染給他們。我真心希望如此,但是我仍舊相信整體上缺乏早期的發現與預防性檢測,將會嚴重影響到西雅圖地區公眾對新冠肺炎的抵抗能力。」

伊莉莎白說:「洗手不能保證你不會受到感染,尤其當那些沒有任何徵兆的傳播者,可能會在社交場合中,在你身邊出現。」

雖然她已經痊癒,她希望所分享的經歷,能讓感染者盡早自我隔離和接受治療,令其他人免受感染。

「感染病毒後不一定會致死,但是你也不會想不小心傳播病毒給你身邊所關心的60歲以上的年長者,或者有免疫系統功能失調的親友們。」

隨著冠狀病毒繼續蔓延,她的發言給世界各地的人們敲響了警鐘!


她認為,美國缺乏對新冠病毒檢測的機制,令很多人以為他們只是感染風寒,將病毒傳播出去。圖為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臨床工作人員,處理COVID-19感染者的測試標本。相片:Andrew Bur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以下是Elizabeth Schneider的Facebook發文全文:

曾患有新型冠狀病毒的伊莉莎白在Facebook上發文,公開她由被診斷患有這致命病毒、出現症狀、醫治、以至康復的整個過程。

我感染了新冠病毒,這是我的經歷。由於不少我身邊朋友的請托,希望我可以跟大家分享我的情況,所以我決定把我的染病的經歷公開,讓大家可以有更多的了解。

首先對於新冠病毒,它比你想像的更容易被感染。我確信我是在參加一個小型家庭聚會時被感染的。當時參加的客人沒有人咳嗽、打噴嚏,或者顯現出任何生病的症狀。結果呢?約40%參加聚會的人都被感染了!媒體上所說的要勤洗手避免跟有症狀的人接觸,我都照做了。我覺得沒有任何方式可以避免被感染,除非你完全避免跟人群接觸。那40%被感染者都是在參加聚會後三天之內就發病,他們都有著相同的症狀,包含發燒。

其次,這些症狀因人而異,因每個人的身體狀況及年齡而有所不同。大部分受感染的朋友年齡層約在40到50歲左右,而我是30幾歲。對我們來說染病的初始症狀是頭痛,發燒(最初三天是持續高燒,而後三天是間歇性高燒),身體的劇烈疼痛以及關節疼痛,而且有強烈的四肢無力與倦怠感。在我感染的第一個晚上高燒到103度,隨後下降到100度、99.5度;有些朋友則有腹瀉的症狀。有一天我覺得想嘔吐。當發燒症狀消退後,鼻塞、喉嚨痛的症狀則持續,僅僅極少數的人感到輕微的喉頭搔癢的乾咳。只有幾個人感到胸口鬱悶感及其他的呼吸道感染徵狀。整個發病期約持續10-16天。問題癥結在於很多人在沒有咳嗽或呼吸困難的症狀時,都傾向認為不須接受武漢肺炎測試。我是透過一個叫做西雅圖流感研究的機構所做的測試。這是一個位於西雅圖的研究機構,它們透過對志願者的檢測,來研究流感病毒類型與社區傳播。幾週前這個機構開始對志願者提供新冠肺炎病毒做隨機抽樣檢測。它們把我的初測到的陽性樣本送到國王郡的公共衛生部門去做感染病毒的確認。隨後我被通知連同我在內所有陽性反應的檢測人,都被確認是感染了新冠肺炎的病毒。

3月9日的星期一,從我最初出現症狀開始,我已經過了13天,我的發燒也已消退了72小時(3天)。國王郡的公衛部門建議感染者在有感染的症狀出現後,做至少7天的自我的居家隔離;或在發燒症狀消退後的72小時內,應居家隔離。目前我已經度過了這兩個期限,所以我不再自我居家隔離,於此同時,我還是避免過度參與公眾活動與接觸大批人群。我並沒有住院,也不是所有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人都住進醫院。很多跟我一樣的感染者,並沒有去看醫生,就自我痊癒了。對我來說,這感覺就像一個比以往流行型感冒稍微嚴重一點的流感,與我所接種而受到保護的流感,略為不同。

我認為,缺乏對新冠病毒檢測的機制,令很多人以為他們只是感染風寒而已。最糟的情況是,很多人在沒有任何症狀的情況下,仍舊參加派對或社交聚會,將病毒傳播出去。

我知道有些人認為這病毒不會傳染給他們。我真心希望如此,但是我仍舊相信,整體上缺乏早期的發現與預防性檢測,將會嚴重影響到西雅圖地區公眾,對新冠肺炎的抵抗能力。 目前已知的情況是西雅圖地區已經有嚴重的疫情,雖然我已經痊癒,但是我真的不希望這樣的病情發生在其他更多人身上。

我想我做了一件正確的選擇,為了防止呼吸系統感染惡化,我按時服用 Sudafed (一種藥方販售,不需處方的感冒退燒藥),Afrin 鼻腔噴劑(每個鼻孔噴3次,連續3天,然後休息3天),以及使用清鼻腔咽喉分泌物的Neti Pot (以淨化水)。這些措施保持我的鼻腔咽喉乾淨,從而防堵病毒向下蔓延到我的肺部。我不是在這裡提供治療建議,只是單純的分享我的個人經驗,因為我並沒有肺部的感染。也許我所做的跟肺部感染並無相關性,而是跟我所感染的病毒特性與病毒感染量有關。

我希望我所分享的資訊,能幫助大家避免受到感染,或者推動有呼吸道感染人士,盡早測試病毒,能早期自我隔離及接受治療。洗手不能保證你不會受到感染,尤其當那些沒有任何徵兆的傳播者,可能會在社交場合中,在你身邊出現。感染病毒後不一定會致死,但是你也不會想不小心傳播病毒給你身邊所關心的60歲以上的年長者,或者有免疫系統功能失調的親友們。大家保重。


記者:Sherry Lee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 loading...

香港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