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ir:第一次報警的經歷

你有打過999警察熱線嗎?你們想知道我第一次打999報警的經歷嗎?

大家也許會奇怪,你不就是個警察嗎?還要打什麼熱線?報什麼警?在這裡我想補充一下,很多人對輔警都有所誤解,以為我們在任何時候也是位阿sir! 相對正規警察下班後仍是警員,只是不在當值時間,仍有警員的權力,如拘捕權,但輔警在下班後也只是個普通的市民。下班後我們不能用警察的身份做任何事,並沒有正規警察的權力,所以根本就沒有所謂“休班輔警”這回事的。

話說回來,時為2019年的夏天,大家也應還記得那時黑暴為患,各地烽煙四起!幾乎每個週末也有黑暴群妖流竄,各處封路、縱火、打砸、破壞。普羅市民外出也只能戰戰兢兢,唯恐稍有不慎,便殃及池魚!

還記得在某一天晚上,我和妻子飯後正駕車回家時,途經銅鑼灣世貿中心外的告士打道,在近避風塘位置,忽然前車緊急剎停,我一句髒話還未及吐出口,就見前面無數鐵馬、路牌、垃圾桶……等等雜物被拋到路中心來!心中暗罵,這幫天殺的找麻煩來了!

跟著從馬路兩旁山呼海嘯般湧出數百名黑衣狂徒把整條寛濶的告士打道往來數線全部佔據。因著前車被堵,我只能迫不得已乖乖的坐在車上等候,期望這些人玩得開心盡興,愉快過後能早點收隊回家便好!

忽然,這幫狂徒就像發現新大陸般往我車子方向看過來,顯得異常的興奮和激動。是否自己的偷拍行為被他們發現了?心中暗責自己太不小心!看著他們逐步湧過來時,我也只能自嘆倒霉了。

從馬路兩旁山呼海嘯般湧出數百名黑衣狂徒把整條寛濶的告士打道往來數線全部佔據。因著前車被堵,我只能迫不得已乖乖的坐在車上等候。


忽然,這幫狂徒就像發現新大陸般往我車子方向看過來,顯得異常的興奮和激動…看著他們逐步湧過來時,我也只能自嘆倒霉了。

不知算是好運還是不幸,原來他們盯上的目標並不是我,而是剛好在我車旁不遠處的一部警車。我一想,那麻煩可大了!那輛小型警車上應沒什麼警力和裝備可言,偏又困在車龍上不能開溜,碰上這麽一群如喪屍般的盲流,可不讓“螞蟻嬲死大象”嗎?

起初我在想,車上的警員看見這等聲勢肯定會立即用通訊機要求支援了。但我再一細想,索性將自己代入車上的同僚時,却發覺未必當然如此。何解?其實要在大氣電波上向所有同袍求助是需要極大的勇氣的,身為男子漢的包袱不少,非到生死關頭我想也未必會向電台求助!所以我眼見勢色不對,便立即為他們打了我人生第一通“求警協助”的電話了!

當時,我也不敢拿起手機侃侃而談,只能把手機放在大腿上,偷偷地連按了三次“9”這幸運的按鍵。電話接上了,我透過電話的Speaker揚聲器和緊急熱線中心的女士用強裝平淡但實際緊張的語調說出了這劍拔弩張的局面,希望他們能盡快派員赴援!我也沒有表露自己輔警的身份,不是怕麻煩,只是不想邀功而已。

在等候期間,我心急如焚!眼看著雪白的警車被黑衣人包圍,被人塗污、砸毀,我感到極度忐忑不安,假若車上的警員被揪出來毒打,自己能沉得住氣而不出聲制止嗎?但出聲制止又會換來什麼樣的後果呢?

不知算是好運還是不幸,原來他們盯上的目標並不是我,而是剛好在我車旁不遠處的一部警車。這照片和以下的一張是我用手機通過後坐玻璃窗偷偷拍攝的。

在等候期間,我心急如焚!眼看著雪白的警車被黑衣人包圍,被人塗污、砸毀,我感到極度忐忑不安,假若車上的警員被揪出來毒打,自己能沉得住氣而不出聲制止嗎?


此刻,我只好祈求老天爺關照,援兵能盡快趕到才好!

該是上蒼還沒把我們這些無辜的人遺棄吧!加上警隊上下齊心,為救同袍的精神份外落力吧!過不了多久,看著對面行車線上,遠遠跑過來一隊裝備精良,威武過人的防暴隊警員!

他們猶如神兵天降,把一眾魑魅魍魉(中國上古傳說中在山澤間害人的精怪,原意爲「各式各樣的妖魔鬼怪」)老遠已嚇得魂不附體,在不足一分鐘之內,土崩瓦解,四散逃竄!

遠遠跑過來一隊裝備精良,威武過人的防暴隊警員!一眾魑魅魍魉老遠已嚇得魂不附體,在不足一分鐘之內,土崩瓦解,四散逃竄!


一切事情來得急,也散得快,像夢魘般一瞬間已經落幕!喜幸警車雖然受損,車上警員却無人受傷,我也樂見被堵之路得以重開,急不及待便將車開走,也沒探究這班英勇的防暴隊員能火速抵達現場,是因為警車上的警員自行要求支援,還是因為有熱心市民打電話求助的關係?總之大家也能平安回家就算是最完滿的結局了,可不是嗎?

這就是我第一次的報警遭遇了,還算得上緊張刺激,兼而有之吧!


KK
一名輔警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