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狼忙回港憶窘

2020年初,疫情洶湧來襲全球,我在澳洲封城的一刻匆匆返港,倏忽原來已有兩年。
 
今年一月,新冠Omicron變異病毒株疫情在香港爆發,政府在同月對九個地區,包括澳洲,實施嚴厲的緊急措施,禁止曾逗留該九個地區的人士登機來港,防止病毒流入。一直疫情似乎沒完沒了,我更擔心什麼時候才可回澳洲探望女兒一家呢?
 
可幸疫情終於在3月初逐步回落,而政府亦由今個月開始實施不同的放寬措施,包括4月1日開始撤銷對九個地區的禁飛令。這意味著我們可以自由出入境了!這是對香港人來說天大的喜訊。

欣喜之餘,兩年前這一幕不期再湧上心頭。 以下是我兩年前(2020年4月12)寫下的隨筆,當時的「狼忙」,重讀之餘,猶歷歷在目呢!


“我們一月初回澳探女,本來訂了澳航五月中旬機票回港;誰料澳航突然停飛,已訂機票可退款或保留至明年十二月尾。此外,收到消息,國泰也可能減班次或停飛;加上澳洲已入秋,天氣轉涼,病毒或會加劇,所以決定盡快回港。

4月4日(星期六),女兒上網搜尋,才發覺四月份國泰只有6/4 (星期一)一班機,而五月及以後班期未定。為免夜長夢多,連忙落訂。由於時間緊迫,只有一天準備,也來不及告知其他親友。何況,澳洲正實行封關,原則上不批准澳洲公民離境,(因恐怕回澳時帶入病毒)。只有非定居公民,或真有出境需要的(如公幹、家事)等,提交證明並獲准後,才可登機。(就是買了機票也未必能上機。)因此,我們到達機場時,也不肯定能否出境。幸而在機場折騰了一個小時,終獲批准離境。

我們約於中午到達悉尼機場,但辦理出境豁免手續,加上寄行李,入海關,多番審查,到閘口時已差不多1.45(航機開2:15)。我們匆匆吃了自備的麵包,便換口罩、穿雨衣、上廁所,登機時已逾二時;機上又要清潔座位。一切安頓下來後,航機便起飛。

機上我們不吃飛機餐,只用飲管逐少飮樽裝水,餓了便吃自備的nut bar  。每半小時用一次潔手液,全程只去了一次洗手間(戴了即棄手套才去),換了三個口罩。

飛機約於香港時間晚上九時降落,但在入境大樓卻要過重重關卡,包括:登記及查證個人資料、佩戴及啟動手帶、辦理入境手續、領取行李等,最後還要到博覽館留唾液,前後足足花了三個多小時。

我們在博覽館外乘的士回到大埔過零晨。入門前,先把行李(連車轆)用消毒液消毒後才入門,隨著洗頭、沖涼、吃晚飯,上床時已是深夜二時多了!

最是狼忙辭澳日——狼狽而忙碌的旅程,相信會是我生命中一次難忘亦難得的經歷。幸而全程有妻相伴,當然,還有未來十多天,兩口子家居隔離相濡以沫的日子呢!”


今早,我還寫了一首詩,紀錄兩年前的這一幕:


憶昔狼忙避疫還
難求一票卒然間
悉尼出境重重障
赤鱲歸航道道關
尸位狹艙餐不進
長龍列館步維艱
兩年倏忽情猶昨
堪嘆如今疾益頑



羈魂

請分享文章,支持我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