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毛式民族主義者:周魯逸

故友周魯逸在東莞樟木頭逝世,消息從當地友人的網上得知。老周是獨來獨往的文化人,50年代60年代後生的香港一輩文化人,多會知其名,浮生拾紀,頗念故友,亦不失為一代讀書人的一些寫照。

老周用筆名魯凡之於八十年代報刊寫文章,在下1981年任職財經日報總主筆兼編副刊,老周是作者之一,好學深思人,也是當時愛長篇大論,談述南美新左派馬克思主義的作者,總是什麼葛蘭西一大堆,哈派馬斯啦位置之戰,也貫徹于他和馮檢基搞的民協。新左思潮歷來在大學的理想主義青年堆中有些市場,老周有鋪做青年導師的癮,尤其他是中國式的毛左民族主義者,長期思考便往那條方向去鑽,他的筆耕,同路者便視為文化清流,貫徹始終。

當年處理老周的稿也很頭痛,就是引號「」特別多,並不屬於好的文字。雖然他是毛左,其實到當時毛澤東的思想已沒有什麼好談的了,時值開放改革,老周對當年的農業承包制什麼一大堆的確花了功夫,鄧小平趙紫陽的一套,現在都成為歷史陳跡了。

此圖和以下圖片為2011年9月,周魯逸上載在其個人Facebook「LoYat Chau (魯凡之)」的相片。在此圖,他寫到:也斯說「少年魯凡之」是「由貓王到馬克思」,但魯凡之這幅十七歲(一九六五年)的照片顯示,他像占士甸(James Dean)多於「貓王」皮禮士利(Elvis Presley);但翌年(一九六六年),他便被「毛主席」吸引了去。

周魯逸這樣形容這相片:1967年 (圖右) 19歲與葛師同學在街頭的「反英抗暴」標語前(已被港英塗抹)「扮耶穌」。

他回憶到:1968年 20歲 (圖最右) 在漢華中學香港仔分教處任教 (放學送學生到巴士站)。
周先生寫上的圖片說明:「民協」成立大會之主席台,(左四) 為魯凡之 (1986年),其他為李永達、司徒華、陳立僑、黃震遐、劉迺強、馮檢基。


老周讀師範出身,沒有長時間教書總是東奔西走跑單幫文化人,也遊學過巴黎,王耀宗兄時也談到他們歐洲生活過的時光。老周是戰後一代生的民族主義者,對中國古代歷史文化就有着基因性的執着,但我觀察是毛左那一套蓋過他對中國文化的認識,晚年住進內地更樂此不疲。黎則奮說周是香港最後一個毛左,只對一半,七八十的毛左老頭仍不少哩,只是遠沒有老周書呆,教條頑固則老樣貨式。只消看兩端已可蓋其餘。

老周愛談自己五十年代已是天生的民族主義者,拉扯父輩怎地山河歲月亡身南北,肯對我深談是因同于此道,那些輩代又幾乎必然是毛澤東思想青少年,又必然反殖(後來作深層理性思考)。他崇毛到一直為文革尋找善良動機的解釋,這也是很多中國知識分子不可救藥通病,有天的文稿,內文還講毛澤東那套,居然還寫出願為天子門生。我當時一看內心不屑笑不合嘴,有鋪咁嘅癮真難頂!但老周很能夠講,有一晚他和曾澍基教授(已身故是我們那代有能力當經濟大師的人),彼此就馬克思裏面談政治經濟的一個論點,辯論了足足有40分鐘,全過程完全不停一句接一句,說話的速度也快,那種流暢程度和記憶力,我們坐着的幾個朋友真是嘆為觀止。

老周識寫畫,早年在他觀塘居所看見老周畫的一幅大畫,四尺x六尺,整體構圖就是一個大山,山頂到山腳下邊,樹木山溪小路行人動物小棚屋等等,當時第一次見到這幅畫覺得氣魄很大,可觀作者的心境孤高亦傲,並非一般的文人畫,卻寫着作者自己對理想桃園的憧憬,不能用好或者不好來形容,也確實創作。顯然老周在師範是讀藝術的,故人已去,老周安息!又聽隣童吹笛,那年代同輩友人又少一位了。


許平
50年代後生,在香港土生土長,小學中學成績馬馬虎虎,典型中國傳統并英國人文教育長大的一代,大學和研究院讀過四間,香港、內地和澳洲。先後做了四十年的新聞出版、經濟投資和國際金融分析,曾擔任經濟報章總主筆、雜誌總編輯出版人、在大學教過書等等。現任兩個傳媒人團體理事,香港經濟師學會顧問。


編者按:

周魯逸先生有一個YouTube視頻,由2011年開啟,至今訂閱者只有36人,共發放了56個視頻,反映他絕對不是今天的「愛國」KOL,用嘩眾取寵,甚至失實,的手法爭取訂閱至幾十萬人,為的是爭取政治勢力。周先生的視頻很友善自然,往往是他與講座上的朋友暢快交談,談論的都是他對中國和香港政治的看法,議題包括《權力核心未經轉移》、《香港政府缺管治意識型態》、《執政者缺政治智慧》、《地產霸權政治》、《 理性思維 不能凡中必反》、《香港社會的特殊性》、《香港需要未來派》、《香港需要前衛文化》、《泛民應提高政治智慧》、《英式法制未能有效反港獨》、《佔中變佔路79天》等。

他的視頻通常是一個系列的演講,反映其對每個話題都有詳盡見解(雖然未必人人同意),可見作者許平對其觀察之獨到:「老周很能夠講,有一晚他和曾澍基教授(已身故是我們那代有能力當經濟大師的人),彼此就馬克思裏面談政治經濟的一個論點,辯論了足足有40分鐘,全過程完全不停一句接一句,說話的速度也快,那種流暢程度和記憶力,我們坐着的幾個朋友真是嘆為觀止。」

大約5年前,周魯逸先生不再發放視頻,有兩年之久。突然在2019年4月13日,他再出現,發放題為《悼包錯石並論世局》視頻,共三講,紀錄他的一個講座。當時他滿頭白髮,但談笑風生,對著來自不同年齡層的聽眾,笑說:「我已經不是這個年代,人們已經當我古董。」在第一講的影片下方,有一個留言,kwok noodles 寫到:「久違了! 周老。議論縱橫的氣魄,紛亂世局的洞察還在嗎? 何時從神話學回歸現實世務,在這眾聲喧嘩,意見混雜的年代。」反映他的言論有其擁護者。發了三講之後,他再沒有在YouTube發放視頻了。

以下是周魯逸先生在其YouTube頻道中的自我介紹:

一、基本資料:

– 周魯逸,筆名魯凡之
– 1948年生於香港
– 1967年就讀於香港葛量洪師範學院
– 1978年遊學法國習畫
– 30多年來為香港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和政治評論家
– 近年研究神話學和全球古文明學。

二、曾服務機構:

– 1968年到1969年在漢華中學任教
– 1968年在左派園務工會工作
– 1988年受聘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所持約撰稿人
– 曾任香港大學通識教育講師

三、曾參與的政治運動:

– 1971至72年香港保釣運動核心份子,被英國殖民地政府列入倫敦30解密黑名單
– 1979年支持北京之春改革
– 1982年提出中國主權的港人治港,成立新香港學會,並被邀訪問北京港澳辦
– 1986年參與籌組民協,任首屆評議長
– 1994年和台灣左派在香港策劃反台獨千人大會

四、著作:

– 《香港 – 從殖民地到特別行政區》
– 《走向民主自治的「港人治港」》
– 《中國文化發展形態與「亞細亞生產方式」》
– 《中國的「整體性」改革與文化價值轉變》
– 《論中國-神州巨變》
– 《中國經濟改革與調整 》
– 《中國的危機與契機》
– 《從鴉片戰爭到廢除不平等條約》
– 《西方批判理論評析》
– 《本體論與「人」的哲學》
– 《解構馬克思》
– 《社會主義 : 歷史檢討時代反思》

以下是他在2011年開設YouTube頻道,推出的第一個系列中的一些視頻,內容能讓人從不同的角度了解今天香港的境況:

在這個視頻中,他指出香港的地產霸權政治源於殖民地時期,英國刻意扶植地產商。他提到,港人治港後,政府以照顧商人階級為先 ,港人治港變為「商人」治港。

他在這個視頻《香港政府缺管治意識型態》裡,再談香港問題。「香港問題是由中國問題決定,要從『香港作為中國問題的一部分』來理解香港問題。」他說香港往何處去,涉及中國往何處去來決定的。 他指出,香港未經反英殖民對抗運動下而和平回歸,導致「缺乏管治上的意識型態」。

在這個題為《理性思維 不能凡中必反》的視頻中,他指出香港人心態、政治體制未能擺脫殖民地時期,泛民也脫離現實,對中國缺乏深入認識。他認為泛民不能盲目抗拒中國。


相關文章:

2
2
2
1
1
請分享文章,支持我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