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漣漪

無意中在Youtube看到了陳百強的音樂視頻,突然想起從來沒有為他寫過片言隻語。

Featured Video Play Icon

無意中在Youtube看到了陳百強的音樂視頻,突然想起從來沒有為他寫過片言隻語。

1979年,香港橫空出世了一位既擁有創作才華也擁有醉人聲線的歌手,鋼琴前的他文質彬彬斯文有禮、自彈自唱,在同期歌手中擁有較高的音樂素質。俊朗外表下更帶有一派新潮獨特的歐陸風格,在香港掀起陣陣清新時尚風潮。

那個時代,陳百強當仁不讓成爲香港娛樂圈第一位偶像。有人說,陳百強是幸運的,出道即紅透香港。1979到1985年這段時間是陳百強的事業最高峯,給樂壇留下了不少高素質的經典歌曲。

1979年,陳百強第一張專輯《眼淚爲你流》一炮而紅,多度賣斷市。此後陳百強順利成爲香港第一位創作實力偶像派歌手。

《偏偏喜歡你》是一張大膽的新嘗試。是最能代表陳百強歌藝精神的最佳作品之一。整張製作集古典與民風於一碟。清新雋永,百聽不厭。

當時香港曲風大都傾向洋化或日本風,《偏偏喜歡你》突然來個中式小調風,令人驚訝欣喜,也爲香港樂壇注入一股新氣象。在這張專輯裏面,可以聽到陳百強在音準,咬字以及情感的投入,全部拿捏得恰到好處,不會過度煽情或造作,這是陳百強的唱功特色,絕無僅有。

《偏偏喜歡你》清新雋永,百聽不厭。


《今宵多珍重》改編自上世紀30年代舊上海歌曲,由BABIDA進行重新編排後,被陳百強演繹出一種典雅風格,富於時代氣息,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該歌曲獲得十大勁歌金曲、十大勁歌金曲AGB觀衆調查最受歡迎獎。

最膾炙人口的,莫過於1989年夏天,陳百強重新加入華納,推出的一張名爲《一生何求》的唱片。其中同名主打歌《一生何求》,充滿了人生的感悟和概嘆,此曲橫掃了當年各大頒獎禮。這首歌的大紅大紫,使陳百強邁向了事業的另一個高峯。

在《一生何求》黑膠內頁裏,印有這樣一段話:這已是我音樂生命中的第十個年頭,其中我經過歡呼,沉默、苦澀、或快樂、或冷暖,一切一切… 有些也許已忘掉,有些卻仍刻骨銘心。今天,重返華納唱片公司,傾力製作出這張我心愛的大碟,印證了自己更趨成熟的音樂風格,而在這一刻,深知有您熱情的支持,我,一生何求?

若要選一首最喜歡的作品,我會選《深愛著你》,收錄於1985年發行的同名專輯中。整張專輯充滿着憂傷浪漫主義,也是他的經典歌代表作之一,這首歌曲的音樂元素非常多元化,悲傷的曲調中透着一種癡情。

這首《深愛著你》有別於一貫的失戀情歌,沒有呼天搶地,沒有憂鬱得令人透不過氣來,而是以較輕快的節奏道出一對戀人,不知甚麼原因而分開,但回首往事,卻仍想念對方,可謂藕斷絲連。可惜的是,主角只呆在一地,任由時光飛逝。所謂往者已矣,來者可追,結果只能永遠懷念。然而,在輕快的節奏中,不經意地流露了滲入骨髓的柔情與深情,又隱藏著淡淡的悽美而蒼涼,仿彿過去曾滴血淌淚的靈魂仍在隱隱作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NSn7Iytiyk
這首《深愛著你》以較輕快的節奏道出一對戀人,不知甚麼原因而分開,但回首往事,卻仍想念對方,可謂藕斷絲連。


陳百強演唱的歌曲並不一味追求青澀泥土味,它注重旋律、和聲及演唱等細節的協調,而方向上則是強調唯美和精緻,清新細膩,有着不着痕跡的修飾;而擅長演奏鋼琴和電子琴的他,也因爲鍵盤類樂器的創作線條,在對旋律的處理上,能夠特別突出唯美、浪漫和雅緻的格調。

1993年,陳百強離世;2003年,張國榮和梅豔芳相繼告別人間,八十年代最紅火的歌手如今只剩下譚詠麟。當譚校長爲了證明自己永遠25歲不顧自己已經25×2的現實去翻唱刀郎的歌的時候,當張國榮在愚人節那天華麗麗地一跳結束自己生命的時候,當四大天王90年代侵蝕整個華語樂壇的時候,我很好奇如果陳百強活到今日,他當如何?

他會不會也學着譚詠麟去討好歌迷的歡心?但事實上他是如此一個冥頑不靈的歌手,在那個香港歌手已經集體投向國內市場懷抱的時代,陳百強也沒有操着不標準的國語去唱一些分不清“狗”還是“九”的歌,而是依然唱着他自我品味生活裏的悲喜哀愁。

若要選一首最喜歡的作品,編者會選《等》。


有人說70年代會留給許冠傑,80年代會留給譚詠麟和張國榮,90年代會留給四大天王,而陳百強尷尬地躲在譚詠麟和張國榮的背後,還來不及扒開他們往前走,還來不及被四大天王趕出舞臺就已經先走一步了。

幸運的是他在商業時代全面征服娛樂圈的前夕離開了,他還可以在那個時代唱唱自己心裏的感慨,留給世人一個優質偶像的形象。陳百強似乎是被人淡忘了,雖然他的歌聲還會不時飄出,還會讓你感受到熟悉的旋律,但是不得不說他一直都不是跨時代的歌手。無論是才華、實力、外表、風度,陳百強都不遜色於譚張梅。無奈在名氣上、影響上、獎項上,他總是矮人一截。

很多人都渴望自己被一代又一代的歌迷喜歡,但事實上,即便像某些所謂天王這樣的不老傳說也只能一門心思去拍電影,而至於音樂只能去不斷地翻唱自己的老歌,讓人們感受到歷史的分量。陳百強至死也不能創造一個自己的時代,他無法做到張國榮、王菲那樣,完成了對幾代歌迷的救贖,他的歌只屬於那短短十幾年,沒有一步一步的進步,沒有轉型成功的升級,因此也沒有必要承受幾代人架在他身上的“不可承受的生命之重”,或許對他來說,這也算得上是一件幸運的事兒,而至於後來的人發現他,開始喜歡他,則某種意義上是種不可預料的幸運,很多人活得比他久,絞盡腦汁之後發現還是拗不過時間,要麼想不開,要麼想很開,這個時候,我們真不知道何謂幸運何謂不幸。

陳百強的歌,每播放一首,就如同打開一段時光,每一次聆聽就像重新認識,就像一罈美酒,嘗過了總打算在明年拿出來再品一品。


樂言
音樂可以把過去的記憶延續,可以把現在的心情展現,音樂更是我和世界溝通的方式。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 loading...

香港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