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人生若只如初見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最初瞭解清代著名詩人納蘭性德,是從這句詩詞開始的。乍看上去,這出自《木蘭花·擬古決絕詞柬友》的詩句似乎是對戀人分離的不捨,人生如果都能像第一次見面時那樣該多好,那樣就不會有現在的離別相思之苦了。可仔細看來,詞牌後的小題目上寫的卻是:擬古決絕詞柬友。

我們對納蘭性德的認識大多停留在他的癡情上,而他也是一個重情義的人,雖出身名門,但納蘭性德身上並沒有豪門貴公子的傲氣。相反,他非常重視友情,同不少漢族文人都結爲摯友。甚至,在他生命結束前的最後幾天,都是朋友陪在身邊的。他們一同飲酒一同作詩,一切好像又都回到了最初——“人生若只如初見”。不久後,納蘭就病倒了,這一病便是永別,這個三十歲的男人帶着他的一腔悽美與悲涼離開了人世。

而提到納蘭的愛情故事,首先想到的便是他的妻子盧氏。兩人的結合怎麼看都像是難逃的厄運。盧氏是兩廣總督盧光祖的女兒,和納蘭家門當戶對,兩人的婚姻亦能夠穩固納蘭明珠在朝堂中的地位。這樣的婚姻,帶着濃濃的政治意味,似乎是一場悲劇的開始。可冥冥中又是一場命中註定,當納蘭掀開牀畔妻子的蓋頭時,紅紗下新娘嬌羞的臉龐令納蘭心動,一見傾心。

可造物弄人,這對恩愛夫妻只在一起生活了四年。康熙十六年,盧氏爲納蘭誕下一子,在納蘭府上下沉浸在喜悅中時,盧氏卻一病不起,不久便撒手人寰。

納蘭的世界塌了。

失去妻子的納蘭性德,終日鬱鬱寡歡,他開始懷念和妻子一起生活時的種種過往,並把這種思念寄託在詩詞中,創作出一首又一首的悼亡詞。在愛妻去世的第一年,納蘭便把盧氏的靈柩放在雙林禪院一年多,足見其對妻子的深厚情感。後來,迫於家族壓力,納蘭不得不另娶他人,但許多年過去了,他仍對盧氏念念不忘,還寫下了“一種蛾眉,下弦不似初弦好”,來以此表達對亡妻的思念。

納蘭性德出生於名門望族,卻寫出了很多悽美悲傷的詞句,這和我們理解中的貴公子的形象格格不入。究其原因,納蘭性德的父親納蘭明珠是朝堂的重臣,但明珠爲人貪婪,一生都在官場的功名利祿裏角逐。而納蘭性德對父親的所作所爲感到厭惡,他不願參與官場的鬥爭,爲人清高正直。但在封建勢力的壓迫下,納蘭無能無力,因此他鬱悶悲苦,只能通過寫些不得志的詩詞來尋求精神上的解脫。

因而他才寫下“我是人間惆悵客”的讖言!納蘭性德這個人,終生都在爲“情”而困擾,爲親情,爲友情,爲愛情。而這些過於濃重的感情導致他對很多事情都看不開也過不去,久而久之,便將一股抑鬱壓在心頭,難以除卻,只得通過詩詞來加以宣泄。納蘭性德終其一生都在追尋自己的內心,到了最後,他便帶着這份濃情,去到另一個世界,留給世人的是他悽美和悲苦的詞集,供世人傳頌。

樂言

請分享文章,支持我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