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等待你急救

今早路經觀塘碼頭,見到一個骨瘦如柴的露宿者赤身睡在地上,途人都趕路,沒有人駐足看他。

我呆住了,注視着他的身子,他全身像是皮包骨的末期病人,應該是一位病了的老人,很快我的眼淚奪眶而出。大概兩分鐘後,我無奈地離去,繼續前往目的地,心中卻滿是憂傷,想著香港的境況一直都沒有改變。就在這刻,我決定回去拍照,然後通知相熟的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社工吳衞東找人幫助這位露宿者,因為他是多年來專職幫助露宿者的社工,我曾經與他合作多次。

我小心翼翼走近這位長者,打算用手機拍攝他的背面及正面。當我走到他面前,預備拍攝他的正面時,我希望他是睡着的,因害怕傷害了他的自尊心。當我悄悄的走近準備拍攝他的樣子時,他張開眼睛看着我,又閉上雙眼,他彷彿習慣了社會對他的奇異目光。我不想令他不開心,所以只拍了一張照片就走了。

老人的四周放了幾盒餅乾和蛋糕、又有一些獨立包裝的月餅,應該是有義工在中秋節期間探訪過他。從他的身形看得出他是一個70來歲的老人。香港的老人境況一直淒涼!有錢的好一點,沒有太多積蓄的,根本支付不起昂貴的私家護老院的費用,而政府的老人院舍極度缺乏,因此老年就是厄運的開始。只要大家去深水埗通州街公園,就會知道現實是怎樣,公園到處見到露宿者藏身的營幕,有一些只睡在一張床褥上,躺着的很多都是生病了的老人,像奄奄一息。

「東,我剛剛在觀塘碼頭見到這位露宿者,他骨瘦如柴,像是有病,我好心痛。你認不認識觀塘的社工,可否通知一些外展去看看他?」我說。一直幫助深水埗及油尖旺區露宿者的亞東立即應承幫忙!

今早見到的露宿老人,骨瘦如柴,讓人心痛。圖片:Sherry Lee


根據社署的 “露宿者電腦資料系統”,露宿者人數由2011-2012年度的511人,升至2021-2022年度的1564人,在10年間上升了兩倍。社署的數字一直被批評遠低於一些社區組織所統計的數字。另一位關注無家者團體的社工吳兆康說「由於有很多隱蔽的露宿者,實際數字比這個數字高。」

筆者曾經寫作露宿者的問題多年,所以比較了解這個議題。除了樓價高企、房屋短缺是引起露宿者問題的其中一個主因之外,重點的原因是政府缺乏幫助露宿者的有效策略。不但露宿者宿位嚴重缺乏、幫助他們重投社會的方案也只以綜援為主,而不是幫助他們重獲信心和技能,從而重投社會。在缺乏有效政策的情況下,疫情令露宿問題雪上加霜,露宿者人數大幅增長。

現時經社會福利署資助非政府機構營辦的露宿者臨時宿位只有228個,這些都是短期宿舍及緊急收容中心宿位,入住期一般最長為六個月。令人慨嘆的是自2012年至今的10年裡,政府資助的露宿者宿位只增加26個,跟露宿者的兩倍增幅完全脫勾,反映政府沒有關注露宿者的問題,亦不願意幫忙。沒有一個住宿的地方,露宿者又怎能去找工作?沒有工作又怎能離開街頭?這代表社署連起步的條件也沒有為無家者提供。

吳兆康說政府缺乏友善政策是未能解決香港無家者問題的主因,指出香港現時只有三隊政府資助的外展隊為露宿者提供支援服務,不足以幫助全港的無家者。歸根究底,他指出問題是出於資本主義社會。「在資本主義社會,不會提供資源給這班被邊緣化的群體。資源會放在有「貢獻」、有「建設」、「值得」的一群;房屋及土地政策跟著大市場走,由私樓主導,公屋輪候遙遙無期,無家者數字只會與日俱增。」他指出無家者經常被污名化,但事實是無家者是處於極邊緣的人,很多是長者、長期病患和殘疾人士。

一直以來,學者有學者繼續研究露宿者問題,政府官員有政府官員繼續放任問題。彷彿政府已經認定這是一個不必處理亦不能處理的問題,這是真的嗎?不是沒有解決的方案,而是看你有沒有心去了解實況,從而想出方案。從事幫助露宿者的社工見到問題持續不改善,誰不灰心呀?誰不質疑這個政府,對特區政府失望! 

吳兆康服務的機構沒有政府資助,成為支援無家者的社工接近兩年的他,已經清楚看到問題:「露宿者由十幾歲到七八十歲都有,我們的社工前輩已經說了那麼久,要求政府訂立無家者友善政策,政府也不投放資源。」雖然見到問題原地踏步,這位年青社工說他不會灰心,不但努力到街上尋找個案, 平日也會在傳媒寫文章希望社會人士關注無家者。「我們這些幫助露宿者的社工,都是盡力做,讓多些人關注露宿的問題。」吳兆康說。

今天遇見這位露宿老人,彷彿是上天要向世界提出控訴。

官員啦,請不要再忙於學習習近平的說話,做政治show了,現在就動身真正的與社區工作者聯繫,了解問題。幫助露宿者有很多方法,參考不同國家的措施,跟學者一起研究,真心的去幫助我們的弱勢社群,離開困境!

作為傳媒,我們可以用一支筆去幫助人。傳媒的角色除了是揭露真相之外,是要幫助社會,這一直是我的信念。可是,今天當我遇見這位露宿的長者,有一刻我是感到無力的,感覺如果政府不出手,作為傳媒的是沒有辦法改變現狀的,以往我們用心用力寫了多少感人的文章、也改變不到政府。群眾也不明白露宿者的問題,往往會認為他們是咎由自取、懶惰、鑽牛角尖,卻不知道每一個人也會遇到逆境,需要別人幫一把,再起翻身!社會的誤解也導致沒有推力令政府定出政策幫助露宿者。

面對如大山一樣的難題,傳媒應否就此放棄?但如果連我們也放棄,誰會幫助這些弱勢社群?這些幫助露宿者的社工雖然會有時感到氣餒,但他們永不放棄。突然我想起聖經裏面的名句,哥林多後書4章8-9節:「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致失望; 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致死亡!」這是被監禁的使徒保羅在獄中寫來鼓勵其他基督徒的話。一個在牢獄裏的人也不怕困難,還鼓勵別人,我們遇到的艱巨任務又算什麼!

讓我們不怕困難,繼續勇往直前,乘風破浪!

Sherry Lee
自少非常有膽色,小學時被同學冠以「敢死隊」之稱。長大後當上《南華早報》記者,本色不變,憑着勇氣獲獎無數,現專職為公義發聲,不平則鳴。

7
4
3
4
2
請分享文章,支持我們:

One thought on “社會等待你急救

  1. 研究露宿者政策與學習習近平講話並無衝突, 作者想表達的訊息並不純粹. 無法生活的人是可以申請綜援的, 露宿者是本身性格或意願問題所以根本不理自己. 有人話露宿者無地址所以申請不到綜援, 我多年前已不停的說, 幫助露宿者的機構可以組織露宿者合租一間豆腐潤咁細的屋, 每間住12個人是合法的, 有地址申請到綜援就可以有食有住有醫療囉.

    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