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一個高級紅,靖海侯 

這篇文章是要評論一個很特別的傳媒...

香港人是時候反思其「反內地人主義」

今天見到一篇外國文章,當中見到反...

周永勤向《透視報》回應退出關愛隊事件,道出關愛隊不為人知的問題

在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民主派...

不要跳到反猶的糞坑裏

在哈馬斯、以色列的沖突中,猶太人...

在紀念他,但配不上他

現在的紀念,是一種傳統的樸素感情...

馮檢基:區議會提名安排,打擊素人參選,或違基本法和人權法

今次區議會選舉的提名安排,盡顯設...

從L君事件,看任人唯親的弊端

立法會議員L君與記者飯局吃飯後不...

身份證改性別2:終審庭判決不可逆轉,政府應如何執行? 

筆者在上一篇文章談及了寬鬆的變性...

身份證改性別1:不須變性也能更改身份證性別,深遠影響誰人來承擔?

今年2月6日香港終審法院裁定,由...

性道德瓦解下,強姦被正常化

有人說男喜歡男、或者女喜歡女,與...

【透析】大坑西邨民反擊2:直踩街站拍片,力證立法會議員梁文廣涉嫌失職

2022年1月3日,立法會會議廳...

《透視報》揭露壞人,絕不手軟1

又一潛藏打手!之前我們不疑有詐,...

【透析】KOL及疑似網軍對聯署人的攻擊,反映香港的淒涼 

我們從網絡看到一些帖文,也收到讀...

【透析】大坑西邨重建事件,有人要奪取話語權! 

圍繞大坑西邨重建事件近日出現一個...

【透析】區議會”改革”,能否委任到適當人選,而非政治分贓?

香港的區議會以往一直是由直選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