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析

【透析】疫情反映的“大眾智慧”

早幾年與舊同學談論政治及社會問題,他多次提及“大眾智慧”,意思是多人顯現的思想和行為就是對的或相對地好的。雖然筆者追崇民主理念,但不認同“人多勢眾”就必然是正確的,反而覺得集思廣益帶動的“集體智慧”才是民主的真諦。

屈穎妍1:裝修事件發文向政府施壓,疑濫用傳媒權力,以權謀私

近日圍繞建制派傳媒人屈穎妍的爭議越來越多,繼早前有傳媒人踢爆她扭曲歷史事實來批鬥政府及特首,以及自2014年起不斷以手中的筆撕裂社會,最近她更涉嫌公器私用,就自己與地下鄰居在其裝修事上的爭執,濫用作為傳媒的第四權,在媒體寫文章,不但標籤對方為「黃絲惡霸」,還疑似向部門施壓,向阻礙自己裝修的鄰居開刀。

【透析】攻破「愛國反對派」的歪理

如果大家有留意論政人士的取態,會發現打著愛國旗號的立法會議員、選委、網紅和評論員,近日進入了「不正常」狀態。他們由愛國者變成反政府人士,形成了一眾為反而反的「愛國反對派」。

【透析】不禁足的全民強檢

在一些專家、議員和評論員呼天搶地嚷著要全民強檢下,特區政府終於作出讓步,要求中央協助提供足夠人力資源進行全民強檢,隨即又引來不少專家、議員和評論員高呼:全民強檢不同時封城禁足意義不大。對!同意!這些人終於明白為何特區政府不願意輕易進行全民強檢了。

【透析】從野豬事件看社會共融

近期野豬在市區頻繁出沒,危害市民和傷及警員,所以漁農處引入選擇性纖滅野豬的政策。對此社會作出了兩極化的迴響,而公眾一直只著重於哪一方更有道理,雙方執著於誰對誰錯,但事件卻正在反映一個香港深層次矛盾:社會共融的問題。

【透析】被誤解的城市

香港是最容易被誤解的城市。也許是由英國管治的關係,又或者是方言的隔閡,在回歸前後,不少初到香港、或是來自其他省份的中國人,都以為香港只是十里洋場,是充滿殖民地氣息的城市。

【透析】謠言無法止於智者

我一直懷疑“謠言止於智者”這句話,當這句話第一次出現的時候,可能基於一個事實,而以後的重複,就成爲一個口號,情緒的因素越來越多,而實質的東西越來越少,這句話也顯得越來越空洞。

【透析】記者——打扮成白鴿的烏鴉

第一次對記者這個行業產生興趣,並不是因為記者的工作,而是因為「無冕王帝」這個稱號,還有就是「鐵腳、馬眼、神仙肚」這幾種超凡能力。 一個沒有帶皇冠的國王,對當時還年幼的我來說,僅能夠很片面地把記者認知為一個「了不起」的人物。直至長大之後,才真正的瞭解到要當一名記者並不簡單, 除了要有上述幾種超凡能力之外,還要學識淵博、觸角敏銳,更加要有職業道德,包括理念、態度、紀律、責任等四個基本方面。

【透析】檢疫 檢逆

八月下旬,政府公布自願性免費全民「普及社區檢測計劃」,由9月1日起,在全港設共141個社區檢測中心,為市民採集鼻腔和咽喉分泌物樣本,以進行全民新冠病毒檢測,杜絕社區散播,卻惹來風風雨雨。

【透析】不要再自己演繹神!

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前天(28日)向所有神職人員發家書,告戒牧者在講道時不能出現引致社會動盪的言論,亦不應讓教友在禮儀結束時帶著困惑或迷惘離開。湯漢在家書中說,講道的目的並非傳達講道者的個人觀點,例如對某社會或政治議題的見解。「含沙射影或煽動仇恨及引致社會動盪的誹謗和冒犯性言論,有違基督徒精神」,在講道中出現「絕不適當」。

【透析】影子游戲

2014年佔中以後,造就了大批的黃、藍英雄人物,更出現了不少混水摸魚的「灰色英雄」,他們都以爭取民主抗爭、港人自決,或愛國、撐警來提升自己的知名度,用以揾錢。

【透析】抗外疫,療內疫

隨著新冠疫情的重現,港大微生物系教授袁國勇再成為話題人物。不少網民因為袁教授曾在《明報》撰文,指新冠病毒是「中國人劣質文化產物」的言論,及於去年8月呼籲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和考慮特赦反修例衝突的被捕人士,而認定袁教授就是漢奸、港獨。

【透析】社工——打扮成白鴿的烏鴉

議員、校長、教授、教師、醫護人員、律師、社工、新聞從業員…無一不是我們小時候心目中的高尚、有社會地位,或是令人尊敬的職業;多少人在「我的志願」作文中,都希望長大後以此等為職業。

香港中文版